网站首页 > 文体 > 体育 >

总局取消全运金牌或为应付巡视组

摘要:日前,国家体育总局宣布:将取消全运会奖牌榜和积分榜。其直接目的,是调整工作重心,弱化唯金牌论,同时打压各省市在奖牌争夺上的异化现象。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在此消息公布两天之后,总局又在官网上公布了2017年全运会的计分办法:奥运成绩照常计入全运会,全运会各省市代表团的成绩榜照常公布。

  特约记者|京友

  任何重大变革出台时,总会引起一阵狂乱。日前,国家体育总局宣布:将取消全运会奖牌榜和积分榜。其直接目的,是调整工作重心,弱化唯金牌论,同时打压各省市在奖牌争夺上的异化现象。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在此消息公布两天之后,总局又在官网上公布了2017年全运会的计分办法:奥运成绩照常计入全运会,全运会各省市代表团的成绩榜照常公布。

  这究竟是怎么了?总局不是自相矛盾吗?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改革变成一纸空文

  1月25日,中纪委监察部公布了9000余字的《中共国家体育总局党组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

  通报一开就这样写道:这次专项巡视是对体育总局党风廉政建设和事业发展的一次“把脉会诊”和方向指引,是对体育总局各级党员干部的一次集中“健康体检”、“重锤警示”和刻骨铭心的教育。中央巡视组指出的问题和提出的意见一针见血、切中要害,使人振聋发聩。体育总局对此高度重视,坚决按照中央要求,结合体育发展实际,全力抓好整改落实工作……”

  对此,有评论者戏称,实在没有耐心读完这篇将近万字的长文。不过,《通报》全文有一句话引起外界广泛关注——“取消亚运会、奥运会贡献奖奖项的评选,对全运会等全国综合性运动会只公布比赛成绩榜,不再分别公布各省区市的金牌、奖牌和总分排名。”此时,体育总局摆出了反对锦标主义、反对金牌至上的姿态,对扭曲异化的全运会首先拿积分榜和奖牌榜开刀,显然符合当前去政绩化、去行政化的大方向。

  其实,老百姓反对的并不是金牌,而是一切围绕金牌转的不择手段——为了金牌暗箱操作,瞒报年龄、服食禁药、操控比赛、使用阴招、官员受贿、裁判收钱,为了奥运战略发展冷门项目弃全民健身与主流竞技于不顾。体育总局真要认真学习了中纪委精神,而不是敷衍搪塞,就该对以往的重重黑幕给民众一个说法:比如,伦敦奥运某省动用关系强塞运动员进国家举重队是怎么回事?比如,上届全运会多位涉药运动员法外开恩获参赛权有什么说法?比如,上届全运会期间国家游泳中心花游部部长俞丽涉嫌受贿一案结果究竟如何?试问在全运会打分计点项目上,还有多少中心主任、部长、裁判卷入其中,有没有进一步深究的必要?比如,甚至直到今天CBA赛场裁判问题依然严重,总局是否视而不见?

  但是,不管怎么说,总局能下定决心向中央承诺取消亚运会、奥运会贡献奖奖项的评选,取消全运会奖牌榜这本身就是一大利好。其直接目的,显然是为了调整工作重心,弱化唯金牌论,同时打压各省市在奖牌争夺上的腐败异化现象。尽管这是一次巡视压力下的应急整改,但同时更是一次充满隐喻的宣誓,再继续一两届之后,全运会这架已运转了56年的重型机器是不是将会停摆?《全体育》总编辑张路平指出,“这是为全运会之死,摁下了倒计时钟”。

  但是,根深蒂固的利益链,使得许多人又不希望运转了半个多世纪的全运会就此消亡,追溯中国体育腐败根源,恰恰是出在“全运会金牌政绩观”上。总局正是很好利用“地方省市高度重视”这一点,将奥运会成绩计算到全运会各代表团奖牌榜上。于是,外界发现,每逢奥运会年,各地方体育局想尽一切办法做工作、拉关系、走后门帮助本省运动员获取奥运参赛资格。如果淡化甚至是取消了全运会奖牌排名,无异于切断了全运会利益链,这将是建国65年来中国竞技体育从未有过的重大改革!

  对于国家体育总局来说,多年来,在体育系统的评价指标中,金牌一直占据绝对主导位置,现在取消排名,在一定程度上的确能够改变“金牌至上”政绩观,全运成绩不再是体育官员升迁砝码,全运会腐败自然得以解决。当然,奖牌不排名,取消贡献奖,短期内势必会影响到竞技体育的发展,中国体育代表团在奥运会金牌榜上的成绩,肯定也会出现下滑,但从长远来看,中国体育将有望步入一个良性健康发展的轨道……

  不过,值得玩味的是,总局在做出取消全运会“奖牌榜”排名这个如此重大的决策时,为何没有征求过相关方面、地方省市体育局的意见?是不是如一些业内人士指出的那样,这是总局为了完成中央巡视组要求的整改任务,匆匆交上的一份情况报告而已。

  《新民周刊》在以往的两届全运会做过两个封面报道,其中《金牌内定调查》率先披露全运会跆拳道裁判跳楼自杀的经过,令人触目惊心。而《全运会,名利场》又独家揭开了东道主代表团为何在赛场上受打压的内幕,而受到省级相关领导的高度重视。现在如果真能取消全运会奖榜排名,我们必须为总局点赞。外界有理由相信,这是一个艰难而正确的决定,全运会还要继续办,而且依然承担着为奥运会选拔和锻炼人才的重任,可是打破了奥运会和全运会政绩评判体系,地方体育部门或许再也不会像以往那样把总局和国家各项目中心“供”起来了。

  然而,如此彻底的革命性大变革,真的能在总局自我整改中完成吗?就算还有一年就要退休的刘鹏局长会双手赞同此举,可是总局各司局、各项目中心会同意吗?

  果不其然,在中央纪委监察部公布《中共国家体育总局党组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的第二天,当很多人还在为总局决策感到利好时,1月27日国家体育总局在自家官方网站上发表了《第十三届全运会竞赛规程总则(草案)》。规程总则中明确提到,2017年全运会各代表团金牌、奖牌数和总分数等成绩与历届全运会一样,将一一排序,并对外公布(总则草案第七大项“公布代表团成绩表”的内容显示,“十三运”将继续公布代表团成绩榜并且进行排序。代表团成绩榜包括金、银、铜牌数,奖牌数和总分数。成绩榜排序依次按照金牌数、银牌数、铜牌数、总分数的高低排列。如都相同,排序并列)。

  显然,总局官网在这个时候公布全运会规程是另有用意的。这就等于直接告诉外界“全运会奖牌榜并没有取消”!

  可是更让外界一头雾水的是,总局一面向中央汇报坚称要“取消”,一面又是白纸黑字在官网上宣称“不取消”,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对此,有分析者给出了一个较为合理的解释:所谓取消全运会各代表成绩排名,只是总局害怕被中央进一步调查所做出的无奈之举。实际上,对于全运会这块利益巨大的大蛋糕,他们是不会轻易放手的。

  知名体育社会学家卢元镇坦言,“我们一直以来都没有放弃用金牌来带动发展的做法,结果使得我们的体育资源更高密度地向高端集中,而业余训练一年不如一年地萎缩下去。”由此可见,“金牌至上”是唯GDP论的变种政绩观,多年来中国体育早已失去了对最重要的目标的追求,前者是体育道德和奥运精神,后者是地区的可持续发展。事实证明,直到今天体育总局依然没有革“命”的勇气,信誓旦旦的检讨书更像是应对上级、走走过场的一纸空文……

  改革破冰迫在眉睫

  中国体育体制改革的破冰之旅,早已是老生常谈的话题,如今却是迫在眉睫、刻不容缓的历史重任。

  自北京奥运会以来,国家和人民早已不像建国之初那么在乎“体育政治”了。以往的“金牌狂热”早已大大降温,如今人们关注金牌榜上的名次,更关注的是以人为本、享受体育的奥林匹克精神。在竞技体育的推动下,全民体育的强盛将成为中国跃升为真正体育大国的最关键的特征与指标。

  与时代发展潮流相匹配的,恰恰需要来自体育体制的一场革命。事实上,北京奥运会后,国家领导人已经给中国体育指出了正确的发展方向:从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迈进。我们应该立刻转型和转轨,把重视竞技体育转变成重视全民健身,淡化金牌,强化国人体质和健康,提倡大体育和大健康的概念,让体育理念真正回归本源。几年前,有一组官方数据引人深思:中国有1.6亿人患高血压、1.6亿人患高血脂,有2亿人超重或肥胖;城市里,每5个孩子就有1个小胖墩儿,高中生里85%以上的学生是小四眼儿;和日本孩子比,我们的中学生在身体素质多项数据上差很多;我们参加运动的体育人口只有28%,人均体育设施在世界上排百名开外……在亚洲,我们的体育人口和体育设施人均比绝对排不进前10名,就在中国竞技体育取得辉煌成就的这20年中,中国人的体质正在明显滑坡!

  而全运会上,金牌则早已演变成了各省市体育局官员的政绩。新华社体育记者杨明曾采访过多次全运会,很多地方体育局官员对他说:我们不要奥运会金牌,就要全运会金牌。什么项目冷门,便花重金,下大气力去搞。当时甚至有人在算刘翔还有几年退役,“在这几年内绝对不碰110米栏,碰了也没戏,何苦来的”。杨明曾一针见血地说:“全运会就该取消!美国没有类似全运会这种赛事,更没有我们体育总局这种机构。他们已经协会化,职业化。”

  然而,直到今天总局每每面对“动真格”的时候,总局总是含糊其辞,纸上谈兵。细细解读总局这次递交给中央的那份整改报告,除了取消金牌榜这项任务外,所做出的其他承诺实现起来也绝非易事。诸如未来将会“严格规范体育总局系统处级以上领导干部社团兼职行为”,包括“机关司局处级干部原则上不再新任社会团体领导职务”。表面上看,只要相关领导不再继续兼职就能实现这一点。但在“一套班子、两块牌子”的普遍现状面前,不再兼职却可能意味着管理体制上的彻底改变。在足球领域内,中国足协理论上属于“非营利性社会团体法人”,可实际上,足协与体育总局系统内的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共用一套领导班子。正是依靠这种颇具中国特色的做法,同一批官员既能以“足协”名号对外满足国际足联对于非政府属性的要求,又能依靠“足管中心”对内确保体育总局的行政领导权。有业内专家指出,“倘若体育总局未来按照《通报》的要求来切实规范兼职行为,那么足管中心的领导干部们,还能不能在足协这个社团兼任职务?更进一步说,中国足协的主席一职以往长期由体育总局(国家体委)的一把手兼任。未来如果兼职不再被允许,那么是否会出现许家印跟王健林甚至王思聪竞选足协主席的场景?这一幕画面令人不敢想象,可实际上,我们对此恐怕最多也只能想象而已”。

  很多人依然不解,既然体育体制改革的破冰之旅迫在眉睫,那么总局面对权力为何就是死不放手呢?以取消全运会成绩排名为例。其实,总局也意识到淡化金牌政绩观是好事,可是实际上一些人从骨子里或许是不希望淡化的。有体育评论员一针见血地指出,取消全运成绩榜单后,国家奥运战略怎么办。从1994年开始,体育总局开始实行“奥运与全运挂钩”政策,即奥运奖牌折算为全运奖牌,以全运会为考核周期,一并算账。此政策表面上是奥运金牌为全运会服务,但本质上是调动地方人财物投入上的积极性,让全运为奥运服务。各地的全运战略,正是国家奥运战略的骨架。淡化奥运会和全运会金牌成绩,取消全运奖牌榜排名,这无疑让地方省市淡化全运金牌意识,意味着地方可以减少金牌生产上的投入,而将重心放到全民健身上。不过,让总局“恐惧”的是,对于奥运争光战略来说,这无异于釜底抽薪。一旦奥运会成绩大滑坡,总局官员的乌纱帽恐怕不保。考虑到这样的利益关系,总局也不会轻易取消全运会成绩排名。此外,如果取消各省市的奥运会和全运会成绩排名,国家体育总局的地位和影响力也将是一落千丈。用一位业内人士的话说,“没有了全运会,全国各省市体育局谁还会把体育总局放在眼里。这样,总局各项目中心自然就没有腐败现象的发生了。”

  去年,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对国家体育总局进行专项巡视时严肃指出:赛事的行业不正之风反映突出,赛事审批和运动员裁判员选拔选派不规范、不公开、不透明;比赛违背公平原则、弄虚作假,破坏赛风赛纪现象比较严重;赛事开发经营混乱,缺少必要的规范和监督;总局直属单位行政、事业、社团、企业四位一体,权力高度集中;干部兼职普遍,利益关系复杂。总局党组和纪检组两个责任落实不到位,监管问责力度不够大,违纪违法问题反映突出……

  如此严厉的批评,简直就差点名了。应该说,从那一刻起,国家体育总局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不改革没法向中央交待,改革那就等于革了自己的命。

  于是,在去年底全国体育局长会议上,我们发现刘鹏局长只能继续说官话:“金牌至上的政绩观导致的种种问题,是抛弃了体育的优良传统,歪曲了体育竞赛的本质意义,破坏了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和个人品德。这些问题的出现是归咎于一些小单位、小团体和个人的私心膨胀,也归咎于管理规范和惩罚制度不健全、不到位。”而实际上,真正付诸实际的实质性改革和行动几乎什么都没有。

  于是,在“取消”和“不取消”全运会成绩排名这一关键环节上,我们发现总局居然出现了“自相矛盾”的重大失误。或许,在短期内总局尚且无法出台一套完善的改革方案。不过,多少有些积极意义的是,就连总局自己都意识到问题根源。总局自己无法“革”自己的命没关系,随着时代的发展,中国体育必将来一场自上而下的大变革。当然,在理顺并强化国家、省、市三级体育运动管理中心(以后将变成协会)的垂直管理关系后,奥运战略将在新的以“条”为主以“块”为辅的新格局下将得以圆满实现。在那时,去地方GDP化和去国家奥运战略支点后的全运会将被彻底边缘化,接下来取消全运会这一劳民伤财的庞大工程自然是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