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体 > 文化 >

《老舍点戏》弘扬国粹展昨开展老舍大女儿“回家”

摘要:舒济:父亲在天有灵一定会非常高兴




  

  8月5日,老舍先生的长女舒济参加《老舍点戏》大型画册首发式。
  本版照片均由记者黄中明 摄
  昨日上午,“一带一路 中国文化行”——《老舍点戏》弘扬国粹展暨《老舍点戏》大型画册首发式,在位于济南报业大厦三楼的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开展,现场除了有老舍亲笔拟出的68出京剧剧目提纲手稿,还有根据这批手稿创作的200余件戏画、篆刻、剪纸、陶艺等艺术作品。出生于济南的老舍先生大女儿舒济也在女儿的陪同下来到现场,自称济南人的她说:“在济南的写作经历对于老舍先生是非常重要的,对于他的个人生活,济南也很重要。”她表示,如果老舍先生在天有灵,知道济南举办了这样一个以《老舍点戏》为题的大型艺术展,一定非常高兴。
老舍先生爱唱戏,最爱唱《钓金龟》
  已经85岁的舒济在女儿的陪同下来到现场。作为老舍的大女儿,因为在济南出生被起名为“舒济”。尽管腿脚不是特别方便,但来到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她仍旧认真浏览馆内陈列的每一件关于父亲老舍的手稿、信札或者早期的作品集,并不时让女儿拍照记录,或与身边人讲一讲父亲与这些手稿、信札的关系。
  时隔多年回到济南,舒济说:“我是济南人”,“80年前,济南成就了一位名叫老舍的现代文学家,他在济南创作了《离婚》《猫城记》《牛天赐传》等小说,这标志着他的写作走向成熟。在济南的写作经历对于老舍先生是非常重要的,对于他的个人生活,济南也很重要。因为在济南,他有了第一个孩子,就是我,他第一次体会到为人父的快乐和辛苦。”舒济说,老舍先生在济南的生活很愉快,也很幸福,“许多《老舍幽默诗文集》里的文章都是他在济南写的,所以他亲切地称济南是第二故乡。”
  如今,老舍先生已经离世50年,舒济说,如果他在天有灵,知道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馆长徐国卫先生在济南举办了这样一个以《老舍点戏》为题的大型艺术展,一定会非常高兴,“父亲爱京戏,他不仅学过京戏、唱过京戏,而且也很懂戏,他的声音高亢,最爱唱《钓金龟》。”在舒济看来,父亲若能看到这个展览一定会高兴的另一个原因是他还爱画、懂画,“赏画是他一大爱好,徐国卫先生耗时4年多为这68出戏配了如此众多精彩的国画,并且配以书法、篆刻、剪纸、陶艺等,水平之高,内容之丰富,令人叹为观止。”68出京剧手稿开拓研究老舍新领域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老舍先生还是“全国戏曲改革委员会”的委员和《新戏曲》杂志的编委,他将戏曲改革视为己任,主张去糟粕取精华,并为此写过很多文章。本次展览展出的68出京剧剧目的提纲即写于当时。多年前,徐国卫偶然从北京一家小店购得。
  舒济说,这些手稿不仅有老舍先生对某个具体戏曲的概括,也有评价和看法,“多方位地展示了一位现代文学家,站在思考中外戏剧发展的高度,对于国粹的审视。回顾这些手稿,不仅可以看到老舍先生在弘扬传统文化上所倾注的心血,也可以看到他对于继承与发展的正确思考。”
  中国老舍研究会会长谢昭新也说,这68出京剧剧目提纲手稿,为中国老舍研究开拓新的领域贡献了珍贵的文献资料,“这些京剧剧目提纲具有极高的文学、戏剧和书法价值,从这些剧目提纲可以看出,老舍先生对京戏非常精通,是京戏的内行。”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子善甚至认为,老舍先生这68出京剧剧目手稿的发现,是老舍研究的又一重大突破,“之所以这样说,是它给我们研究老舍提供了一个新的维度。”在他看来,这些手稿再清楚不过地证明了老舍先生对京剧的了解、对京剧艺术的把握,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高度,“在新文学作家当中,我不敢说绝无仅有,但至少屈指可数。而且,能用白话的语言,恰到好处、提纲挈领地将一出出京剧的梗概,像一篇篇优美的散文一样表达出来,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舒济现场赠送老舍生前所用稿纸
  对于这次展览,徐国卫说:“我期待着这种艺术形式能够雅俗共赏,以它特有的文化艺术融合的魅力给读者、观者乃至学者、艺术家带去些什么,无论是思考、探讨,抑或研究、欣赏,如此,既不愧对老舍先生尘封了几十年光阴的68出戏改手稿,让老舍与济南、与山东的情缘有这么一个立体的、历史的定格。”
  舒济也说:“徐国卫先生计划将这个展览带到全国全世界,这是以一种更丰富的形式,更深刻的内涵继承且传播了老舍先生的作品和精神。”最后,舒济还代表家属向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赠送了老舍先生生前用过的稿纸,“老舍先生的遗物非常非常少,这些稿纸能经历风雨保存到今天非常不容易,仅此表达我们的一点心意。”舒济说。(记者石晓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