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评论 > 时报快评 >

当互联网招聘遇上传统传销 一味跑马圈地只能制造惨剧

摘要:□本报评论员 熊苗  23岁的德州少年李文星,殒命于天津静海区的一个水坑里,正值最好的年纪。案件仍在调查中,但案发现场遗落的传销笔记,李文星在此期间的种种反常,以及疑似逃出的同窝点的网友回忆,都指向

□本报评论员 熊苗

  23岁的德州少年李文星,殒命于天津静海区的一个水坑里,正值最好的年纪。案件仍在调查中,但案发现场遗落的传销笔记,李文星在此期间的种种反常,以及疑似逃出的同窝点的网友回忆,都指向他是误入了传销组织。而导致他误入的途径,是互联网招聘平台“BOSS直聘”。(详见今日本报A16版)
  据同学回忆,李文星在已经觉出“不靠谱”的情况下,仍然决定要去天津“试一试”,因为“没有退路了”。他一直钟情于计算机专业,大学与之失之交臂,毕业后拿着家里凑出的1.7万元钱学习了Java,但就业却一直不顺。可以想象在不断碰壁之后,李文星的焦虑。正是这种焦虑,将他推向了虎口。
  但李文星不是个例。在很多传销组织里,不乏大学生的身影。就业压力下,像李文星这样家境困难、急于减轻家庭负担的学生,无疑更容易误入虎穴。
  在媒体近年来的报道里,天津静海、广西北海等地已经成了传销的天堂。这让人想起了今年年初被爆出的“假鞋之都”福建莆田,和“调料造假中心”天津独流镇。前者“养活了数十万人”,后者“每年产值以亿元计”。当然,还有“电信诈骗之乡”福建安溪。违法犯罪呈现出区域化特征,在当地形成一种生态,一定有共性所在。天津静海,“传销窝里的人,黑出租司机,周围邻居,馒头房,超市,甚至少数公务人员,都是相互联系着的”;而在广西的几个多发地区,传销不仅是公开的秘密,而且已经融入了当地经济,除了吃穿住行“拉动GDP”,甚至还拉升了当地的房价、租价。灰色产业链背后部分当地人的默许甚至欢迎,是平庸之恶。
  当人性的脆弱被攻陷,会结出畸形之果。而这些平庸之恶,则助长这些果实,长成难以根治的毒瘤。
  传销当然十恶不赦,但在李文星的案例里,存在管理漏洞的招聘平台BOSS直聘也是难辞其咎。在老式传销里,上线以“介绍工作”为名邀约发展下线;现在,互联网招聘的发展,则给了传销组织更“广阔便利的施展空间”。对招聘企业审核不严甚至毫无审核,是置急于就业的大学生于绝对危险之中。
  存在漏洞的互联网招聘平台当然不止BOSS直聘一家。就像各种经历野蛮生长的互联网事物一样,互联网招聘平台从一 开始审核体系就是不完整或者缺席的。有公司招聘才能吸引用户,有用户才有流量,有流量才有收益——此逻辑之下,为了雇主这个核心资源,敞开大门拼命跑马圈地才是“上策”。
  换句话说,这种行业乱象是互联网基因里的病。如果在后续发展中,互联网企业一直不能刮骨疗伤,对自我进行约束提升,悲剧的发生只是早晚的事情。就像魏则西,就像徐玉玉,就像李文星……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其应用渗透至方方面面,我们的生活,早已不分线上线下。如果总是要用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去警醒互联网领域的治理和监管,这种代价未免太大,是社会不能承受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