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评论 > 时报快评 >

站台的郎咸平和他背后的时代之惑

摘要:□本报评论员 邵显亭  明星经济学家郎咸平,又被舆论的聚光灯罩住了。《北京时间》报道,8月6日晚,郎咸平在台州椒江剧院站台演讲结束坐上车后,被泛亚金融受害群众围堵,经警方调解后离开。  戏剧性的一幕

□本报评论员 邵显亭
  “明星经济学家”郎咸平,又被舆论的聚光灯“罩”住了。《北京时间》报道,8月6日晚,郎咸平在台州椒江剧院站台演讲结束坐上车后,被泛亚金融受害群众围堵,经警方调解后离开。
  “戏剧”性的一幕显示,2015年发生的涉及全国20个省份22万投资者、总金额达400多亿元的泛亚骗局余波未了,伤痛未消。曾经站台为其卖力吆喝的专家们,自然脱不了干系。在信息不对称时代,专业知识匮乏的百姓,往往“天真”地认为——那些滔滔不绝的“专家”身上,良知和知识一样充盈,为他们着想,帮他们赚钱。
  但实际上,知识的外衣下,一些专家有着躁动的心,坐冷板凳似乎与他们无关。中国青年网报道,身为金融圈的“站台明星”,除了泛亚,快鹿、p2p公司“合拍贷”、望洲财富等企业都曾被烙上郎咸平的印记。更有报道称,郎咸平的出场费为25万元,堪称近几年最贵的经济学家,位列“最能挣钱的学者”之一。有些专家碍于身份不方便收钱,经纪公司会先收钱然后打到他身边人的账户上,但郎咸平对此无所谓,可以直接打钱到他账户。
  在一些领域尤其是资本领域,公众往往信奉知识的权威,专家的言论容易影响投资者。可惜,这样的信任没有让一些经济学家拥有独立的人格、客观中立的观点,反而沦为利益的代言人,蜕变为知识引导价值的纯粹追随者。
  谁炮制了“明星专家”?谁给了他们优越的生存土壤?既是这个时代要回答的问题,也是这个时代要吸取的教训。“泛亚事件对郎咸平基本没有什么影响,最忙的时候他一个月可以跑20多场活动。”有人把他视为“教父”,有人骂他是“流氓”、“沽名钓誉”者,针锋相对的评价集中在他的身上,他不断被围堵,但也从不缺站台的机会。人之两面,也显示了一个时代的两面。
  看脸的时代,不小心看到了屁股,“专家”有时被当成了纯粹的卖点,就果真成了“砖家”。当专家学者无法秉持客观中立的态度,成为资本套利的隐形推手,很多民众就难免沦为被“坑”的命运。这个事实需要监管者瞪起眼睛,不为名人效应遮住眼睛、扼住喉咙。
  “脱实向虚”不仅是金融面临的突出问题,也是阻碍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拦路虎”。发展实体经济,要摆脱“脱实向虚”,当然要减少投机性的误导。专家并非不能“站台”,但标准得高一些——当心被翻出光亮外表下藏着的“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