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评论 > 时报快评 >

“不拿校长当干部”是社会之幸

摘要:  校长们正在陆续摘官帽。最新的消息是,济南市槐荫区110名中小学校长领到了一二三级不等的职级证书,实现了从官场向学场的转身。  也就是说,从今以后,可以不拿这些校长当干部了。  不拿校长当干部,并不

  校长们正在陆续摘官帽。最新的消息是,济南市槐荫区110名中小学校长领到了一二三级不等的职级证书,实现了从官场向学场的转身。

  也就是说,从今以后,可以不拿这些校长当干部了。

  不拿校长当干部,并不意味着校长们的地位下降了、所得到的尊敬减少了,可能恰恰相反。

  不再被镶嵌在官阶之内,对于校长们而言,最直接的改变,大约就是办学自主权的扩大。办学自主权大了,专业的人就可以干更专业的事,少受一些外来的羁绊和搅扰。

  摘了官帽的校长,并不必然就是教育家。应当说,要成为一名公认的教育家,还是有相当高的门槛的。但毫无疑问,当校长与职业化、专业化贴得更近时,涌现更多教育家的可能性显然就增大了。

  干部多有,教育家不多有。不拿校长当干部,而拿校长当教育家,是更大的认可,也是更大的尊重。身为校长而能收获这样一个响当当的头衔,自可俯仰而不愧,而不必因没有级别而自惭形秽,在此荣耀面前,级别什么的,都是浮云。

  不戴官帽的高密一中校长韩金洲,对于校长职业化之下的价值实现和社会认同总结得很形象,“副局长确实是领导,可认同你的人还是有限,你把高密一中办好了,全高密的人都会认你。”认识到了这个层次,应当是会把校长干出色的。

  由官场到学场,校长们如此转身,可称华丽,也是为社会所乐见的。

  摘了官帽的校长们要成为教育家,有不少事得做好。智慧、情怀、担当,哪一样都不能缺。好的教育家,能塑造环境,而不是被环境所同化。蔡元培先生秉持“思想自由,兼容并包”原则,开创性进行改革,北大因而面目一新。

  今年是西南联大成立八十周年,纪念、缅怀文章无数,人们在思索,在追问:为什么在那么艰难困苦的条件下,西南联大却达到了那样的高度?到底是天才荟萃造就了好大学,还是好大学培养出了好学生?而答案,只能是好大学培养好学生。于其间,梅贻琦校长也被认为是功不可没。今天的校长们,借摘下官帽的东风,正宜有所作为。

  不能不看到的是,摘下官帽的校长们,也有不少困难要克服。在官本位仍大行其道、行政级别依然是社会地位的重要衡量标准的情境下,少了官位的校长,在争取资源、与各部门进行协调对接时,难度会否增加?在升学率仍是指挥棒乃至主宰的语境里,特色教育如何开辟道路,重峦叠嶂又该如何跨越?对于这些,一方面有待于校长们交上合格答卷,另一方面也需要相关方面给出正向回应。

  “不拿校长当干部”是社会之幸,多一些教育家是国家之福。这样的幸福可以来得更多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