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评论 > 时报快评 >

诗人不常有,诗心不可无

摘要:  □本报评论员 孙立忠  迟迟不来的冬雪,下了。写下《乡愁》的诗人,走了。我们的乡愁,起了。  那首经典之作,是那般打动人心。打动人心的,必定是有生命力的,将人心打动得地动山摇的,更是会与天壤而

  

□本报评论员 孙立忠
  迟迟不来的冬雪,下了。写下《乡愁》的诗人,走了。我们的乡愁,起了。
  那首经典之作,是那般打动人心。打动人心的,必定是有生命力的,将人心打动得地动山摇的,更是会与天壤而日久,会在与永恒拔河中胜出。
  《乡愁》的光芒太盛,以至于成了余光中的标签,遮蔽了不少人的视线。而事实上,他以乡愁为主题的诗,还有好几十首,他的写作,更是驰骋于“四度空间”,除了诗歌,散文、评论、翻译也都成就不凡。
  如今,人们常说这样一句话: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乡愁已成了一种符号,甚至是一种价值观,其间,或许正是因为有余光中“推波助澜”。
  余光中先生走了,但他留下了太多的诗意,太多的启示。
  学贯中西,游走于古今中外之间,作品一度西化,终又回归东方。余光中的大师成长路径,难以完全复制,但值得深长思索。
  诗,是文字的极致。每一位诗人,都在追求语不惊人死不休。余光中同样不例外。看似追求的是文字,实际追求的是卓越,不甘平庸,超越他人,超越自我。
  《乡愁》的写下,是因为漂泊。正如苏东坡曾经命若漂萍一样,余光中生命中的很多时候也如不系之舟。苏东坡因此而创作了无数脍炙人口之作,余光中也因此而写下了一串串闪光的文字。这是诗家之幸。
  当面对有些残酷的命运时,心里不能没有诗。在别的时候,心里也不能没有诗。
  当下的时代,是喧嚣的时代,奔波,忙乱,焦虑,烦躁,节奏快,诗意少。在这样的时代,诗心就越发显得可贵。
  诗心,是赤子之心。热爱生命,拥抱生活,心怀家国,不苟且,不卑鄙,不势利。
  诗心,是平和之心。余光中先生说过,心要求其平。心平与激情并不矛盾,心平是因为达观,是因为有同情的理解。
  词人陈人杰曾这样为诗辩护:惟诗也,是乾坤清气,造物须悭。好诗不常有,诗人也不常有,但诗心可以常有。
  “诗兴不绝则青春不逝。”从青春年少一直到耄耋之年,余光中手中的笔从未停下书写,他用自己的诗心、诗兴,诠释了青春的含义。保持青春的秘诀,其实并不难找。
  诗心永不凋零,先生并未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