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法治 > 法治 >

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长清法院公布5起典型案例

摘要:今年以来,长清法院不断加大执行力度,强化执行措施,共开展集中执行行动30余次,出动警力500余人次,拘传被执行人135人次,拘留81人次,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1164人,移送公安拒执罪1人。

    9月28日,长清法院召开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新闻发布会。长清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韩广峰,党组成员、专职审委会委员、执行局负责人刘锋,办公室负责人商安岭出席会议。
    发布会由办公室负责人商安岭主持,党组副书记、副院长韩广峰向媒体通报了2018年以来执行工作开展情况以及下一步工作计划,党组成员、专职审委会委员、执行局负责人刘锋向媒体通报了5起典型执行案例和20名失信被执行人,执行局张昌阳、李强法官分别就媒体提出的问题进行了现场解答。随后,媒体记者跟随执行干警前往执行现场,现场零距离感受法院执行工作。
   今年以来,长清法院不断加大执行力度,强化执行措施,共开展集中执行行动30余次,出动警力500余人次,拘传被执行人135人次,拘留81人次,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1164人,移送公安拒执罪1人,实际执行到位案款3.3亿余元;开展“微博抓老赖”直播活动4次,在电视台、报纸、微信、微博等发表各类执行宣传稿件400余篇。


典型执行案例: 孙某申请执行刘某探视权纠纷案
【案情摘要】刘某与孙某在2009年经人介绍相识,2009年登记结婚,2010年生育一女,取名孙晓红(化名)。因家庭琐事夫妻感情出现隔阂,后经法院主持调解,双方自愿离婚,并达成协议:一、双方婚生之女孙晓红由刘某抚养,孙某每月支付抚养费600元。二、孙某有探视婚生之女孙晓红的权利,刘某有协助的义务。调解生效后,孙某未按期支付抚养费,刘某遂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情况】案件立案后,执行法官认为该案件属家庭纠纷,又牵扯到未成年子女,不宜强制执行,于是便传询了本案的被执行人孙某到庭;孙某气鼓鼓地向执行法官控诉刘某的行为,称自己多次想见孩子都被刘某阻止,是由于气不过才没有按期支付抚养费,并表示只要正常探视孩子便会如期支付抚养费,并同时向法院申请执行行使探视权。执行法官又传询申请执行人刘某到庭,向刘某询问此事,刘某称并非故意妨碍孙某行使探视权,仅仅是出于自己的原因,不愿面对孙某。执行法官与刘某促膝长谈,以平和的态度、关切的语言对刘某进行开导。最终,刘某同意由自己的弟弟带着孙晓红与孙某见面。为保障孩子身心健康,执行法官决定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在法院外由孙某行使探视权。2018年9月21日中午12点40分左右,执行法官换上便装带领孙某及其父母来到与刘某约定好的地点—长清某小区门口,法官将警车放在隐蔽处,领着申请执行人与孩子见面。许久没有见到孩子的父亲和爷爷、奶奶一把抱住孩子,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孩子也表示很想念爸爸和爷为保障孩子身心健康,执行法官决定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在法院外由孙某行使探视权。2018年9月21日中午12点40分左右,执行法官换上便装带领孙某及其父母来到与刘某约定好的地点—长清某小区门口,法官将警车放在隐蔽处,领着申请执行人与孩子见面。许久没有见到孩子的父亲和爷爷、奶奶一把抱住孩子,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孩子也表示很想念爸爸和爷爷、奶奶。爸爸带着孩子买了新玩具和零食,全家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在场的执行干警感动得热泪盈眶,纷纷拿出手机,记录下了这温情的一幕。孙某当天下午就自觉来到法院支付了抚养费,该案现已执行完毕。
【典型意义】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执行过程中少不了要面对家庭矛盾。有时,换一种执行思路,用一种温情的执行方法,反而能够以柔克刚,达到双方都满意的结局。
 
 刘某申请执行姚某合同纠纷案
【案情摘要】2017年4月下旬,刘某自长清区某蜜蜂园购买18瓶槐花鲜蜂王浆及14瓶蜂蜜,其中蜂王浆每瓶100元,18瓶槐花鲜蜂王浆共计1800元。长清区某某蜜蜂园联系姚某为刘某运输蜂王浆,后刘某、姚某约定由某速物流邮寄至黑龙江省宝清县刘某之母。2017年4月27日,姚某上门取货,刘某支付100元快递费用,并填写某速物流快递单。姚某在未征得刘某同意的前提下私自将“某速物流”转为“某能物流”,某能物流于2017年5月4日将蜂王浆送至黑龙江省宝清县,收件人刘某之母予以签收。货物收到后,蜂王浆已变混浊无法食用,经与姚某沟通,姚某仅退还快递费100元,未赔偿刘某其他损失。为此刘某向法院起诉,法院判决姚某赔偿刘某损失1160元。由于姚某始终未履行法院生效判决所确定的义务,刘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为此刘某向法院起诉,法院判决姚某赔偿刘某损失1160元。由于姚某始终未履行法院生效判决所确定的义务,刘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情况】本案立案执行后,法院多次邮寄传票传询姚某,姚某均未到庭,通过网络查控也查询不到被执行人名下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2018年9月19日,执行局工作人员前往被执行人曾工作的常春藤小区一门市部进行查找,门市部现任经营者称姚某已不在此处工作,已将该门市部转让给现任经营者。2018年9月21日上午,执行局工作人员一早便来到某速物流查找被执行人姚某的行踪,发现其正在店内干活,便立即采取了拘传行动,将姚某拘传回法院,经过执行法官的耐心调解,姚某深刻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有悖诚实信用的经营原则,便自觉将1160元赔偿款交纳至法院,现本案已执行完毕。
【典型意义】现在,快递与物流时时处处融入我们的生活,也为我们提供着方便。但运送途中出现意外,消费者如何维权,都面临一定的障碍和困境。此类案件与生活息息相关,为保障消费者的切身利益,执行时应加大力度。 
 
 
 王兰、田雪、胡进、胡平申请执行朱某、齐河县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案情摘要】申请执行人王兰之子、田雪之夫、胡进与胡平之父胡海涛(以上均为化名)因交通事故造成重度烧伤致死亡。经济南市长清区人民法院审理并作出(2015)长民初字第28号民事判决书,因申请执行人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经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于2015年4月7日作出(2015)长民五终字第728号民事判决书。【案情摘要】申请执行人王兰之子、田雪之夫、胡 进与胡平之父胡海涛(以上均为化名)因交通事故造成重度烧伤致死亡。经济南市长清区人民法院审理并作出(2015)长民初字第28号民事判决书,因申请执行人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经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于2015年4月7日作出(2015)长民五终字第728号民事判决书。
【执行情况】判决生效后,因被执行人未及时履行赔偿义务,申请执行人王兰、田雪、胡进、胡平于2017年6月9日向法院申请执行,要求各被执行人承担赔偿款项共计93万余元。被执行人朱某长期不在家居住,且经合法传唤拒不到庭,引发申请执行人王兰(死者之母,现年87岁)携申请执行人胡进(死者之子,现年15岁)、胡平(死者之子,现年5岁)多次带被褥来长清法院要求执行,每次在安检大厅或大门口就地搭设地铺长期滞留,执行干警多次耐心做沟通解释工作,但王兰的情绪非常不稳定。四申请执行人中,三人为老弱病残,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生活十分困难。执行期间,长清法院依法将被执行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冻结被执行人齐河县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的银行基本帐户,查封该公司《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但仍未解决。随后,执行人员前往山东省齐河县,查封了齐河县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名下的挂靠车辆,但是公司的车辆一直在外运输,并没有找到车辆的下落。案件一度陷入了僵局。执行干警并没有执行期间,长清法院依法将被执行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冻结被执行人齐河县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的银行基本帐户,查封该公司《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但仍未解决。随后,执行人员前往山东省齐河县,查封了齐河县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名下的挂靠车辆,但是公司的车辆一直在外运输,并没有找到车辆的下落。案件一度陷入了僵局。执行干警并没有放弃,仍然坚持不懈地四处奔波,终于在2018年4月10日了解到,朱某在齐河县一汽修厂出现,法院立即组织十余名干警分乘三辆警车,一起前往朱某出现地点并对其采取了拘留措施。最终,在法律的威慑下,朱某的家人来到法院,表示尽快筹集赔偿款,齐河县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也主动与法院联系。2018年5月9日,经过法院努力,三方最终达成执行和解,被执行人朱某与齐河县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分别缴纳赔偿款35万元。申请执行人王兰、田雪、胡进、胡平看到执行干警的努力,主动放弃了部分赔偿款项,该案顺利执结。
【典型意义】本案系一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属涉民生案件,申请人属弱势群体。申请人王兰已87岁高龄,老年丧子之痛使得她身心俱疲,在看到执行干警将执行到位的70万元赔偿款交到她手中后,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该案件与人民群众的生计休戚相关,直接影响了人民群众对司法公正的切身感受,该案顺利执结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好评。  

    李某、余某、李某慧、李某刚申请执行王某、张某提供劳务者受侵害纠纷案
【案情摘要】自2004年始,李东(化名)受王某雇佣从事车辆驾驶工作。2012年7月22日,张某驾驶挂重型普通半挂车沿京台高速公路行驶时轮胎爆胎,后货车驶入路边沟内造成驾驶员李东及乘员赵某当场死亡。济南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长清区大队认定李东及赵某均无事故责任。另查,李某系李东之父,余某系李东之妻,李某慧、李某刚系李东与余某之子。李某、余某、李某慧、李某刚与王某、张某提供劳务者受侵害纠纷一案提起诉讼后,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判决书内容为:“由王某、张某赔偿原告李某、余某、李某慧、李某刚丧葬费、交通费、精神抚慰金、死亡赔偿金等共计619846.5元”。李某、余某、李某慧、李某刚与王某、张某提供劳务者受侵害纠纷一案提起诉讼后,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判决书内容为:“由王某、张某赔偿原告李某、余某、李某慧、李某刚丧葬费、交通费、精神抚慰金、死亡赔偿金等共计619846.5元”。
【执行情况】判决生效后,王某与张某始终未履行判决所确定的义务,李某、余某、李某慧、李某刚于2014年5月12日向长清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长清法院同日立案执行。2014年8月份,长清法院执行局工作人员带队到新泰执行,在新泰法院协助下,来到王某、张某开办的某食品有限公司,拟对二人采取拘留强制措施,该公司当时并未生产经营,且二被执行人也不在公司。后又到二人居住的村庄,经调查,王某、张某多年不在村中居住,且家中的房产也早在多年前卖掉,二人下落不明。拟扣押在诉讼中保全的王某、张某名下的车辆,但因无法确定该车辆的具体行踪,而无法实施扣押措施。2017年9月25日,长清法院执行局干警与新泰市刑警大队协同执行,对被执行人王某的车辆进行了定位,在王某居住的小区楼下苦苦蹲守10个小时后,终于在半夜11点左右将被执行人王某抓获,并连夜进行了审讯,因王某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而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同年10月9日,迫于法律威慑力,被执行人王某家属将全部案款交至本院。案款本金为619846.5元,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为144859.85元。该案案款已分别于2017年10月16日和10月27日过付完成,案件执行完毕。被执行人王某因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也被公安机关移送至检察院提起公诉。2018年2月初,被执行人王某因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
【典型意义】 对有能力履行而拒不履行生效判决的被执行人,应以最严厉的手段进行制裁。对于达到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犯罪标准的,人民法院将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彰显司法的刚性和权威。

山东某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李某租赁合同纠纷案
【案情摘要】山东某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李某租赁合同纠纷一案,经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审理作出(2010)历民初字第130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内容包括“一、被告李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腾出坐落于济南市历下区长盛南四区3-1号1-3层交付原告山东某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二、被告李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原告山东某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租赁费、房屋占用费计款445672元,并要求其支付违约金”。
【执行情况】因李某未能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申请执行人山东某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提出执行申请,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5月7日以(2012)历执字第532号立案执行。后经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济南市长清区人民法院执行,2014年12月23日,长清法院以(2015)长执字第159号立案执行。执行过程中,法院扣划诉讼保全冻结的被执行人李某名下银行存款26551元,剩余款未予履行。但通过网络查控并未发现其有其他可供执行的银行存款,亦未发现被执行人名下有车辆、工商或其他房产登记信息。除此之外,法院还查明被执行人李某拒不履行判决书确定的义务,擅自将其未腾出的房屋转租赁给第三人李某某,并收取租赁费据为已有。经法执行过程中,法院扣划诉讼保全冻结的被执行人李某名下银行存款26551元,剩余款未予履行。但通过网络查控并未发现其有其他可供执行的银行存款,亦未发现被执行人名下有车辆、工商或其他房产登记信息。除此之外,法院还查明被执行人李某拒不履行判决书确定的义务,擅自将其未腾出的房屋转租赁给第三人李某某,并收取租赁费据为已有。经法院多次传唤李某并做工作,争取协商解决,但李某均以身体有病为借口,致使协调未果。
【典型意义】本案系一起租赁合同纠纷,被执行人李某多次以身体有疾为由而拒绝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虽经执行干警做和解说服工作,但李某拒绝配合致执行未果。后承办人通过讲法说理,申请人已经到公安机关以李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为由报案,目前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被执行人李某已被检察院批准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