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副刊 > 市井 >

我们为什么爱八卦

摘要:小陈曾经疯狂地喜欢一个韩国的歌手组合,通过论坛、贴吧或者其他资讯渠道,尽力地关注着与他们有关的一切。他们满足了小陈对理想异性和自我的想象,做她向往但做不到的事情,有她憧憬却无法拥有的生活。

 





  著名乐团五月天。对粉丝来说,偶像做着他们想做的事情。(照片来自网络)

  谭咏麟是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的天皇巨星(资料照片) 记者黄中明 摄□本报记者 江丹
  小陈曾经疯狂地喜欢一个韩国的歌手组合,通过论坛、贴吧或者其他资讯渠道,尽力地关注着与他们有关的一切。他们满足了小陈对理想异性和自我的想象,做她向往但做不到的事情,有她憧憬却无法拥有的生活。有时候,在与其他人交流时,如果碰上对方也喜欢这个组合,小陈会有一种发现同志和找到组织的亲切感。
想知道关于偶像的一切
  小陈说,她喜欢看八卦新闻是因为“想知道”。她想知道明星在电视镜头之外是什么样子,于是她去天涯八卦论坛上去研究各种以“路人”为名的爆料。总是有人以“酒店服务员”“空姐”或者“经纪人朋友的朋友”等身份,在论坛上讲述他们无意中碰到的明星的样子。因为没有摄像机在跟前,也没有狗仔的跟踪,这些明星在各种真真假假的“爆料”中总是呈现身为一个普通人又自视为明星的种种冲突。小陈说,偶尔看到一个明星在“路人”的爆料中被评价为“人很好”、“人很平和”之类,她在心里也会默默地为这位明星点赞,下次看到有其出演的电视剧时也会特意多看一眼再换台,以帮助提高收视率的方式表达对他或者她的支持。
  小陈曾经极度喜欢过一个或者一组明星,比如一个韩国的歌唱组合,小陈是他们在中国拥有的万千狂热粉丝中的一位。这个有着十几个人的歌手团体最初在韩国本土的各大歌唱舞台上打榜,或者在一些综艺节目中露脸。有时候,他们在综艺节目中是主角,主持人和其他嘉宾总是一个劲地夸他们年轻、帅气,有实力。小陈说,当时她几乎也是那样认为的,虽然那个团体里有十几个人,但是每人都有每人的特点,她很快就记住了他们的名字,并且尤其喜欢其中几位。小陈为了获取他们更多的资讯,专门去买介绍韩国乐坛的杂志,在网络上搜索他们的表演视频,在粉丝为其而建的贴吧里注册会员。
  小陈说,在喜欢那个歌手组合的时候,看他们的演出视频时,她会不断地摁下暂停键或者拖着鼠标回放,细细观察他们的表情,希望从中找出一点情绪化的东西,看他们的综艺节目时也是如此,如果发现他们的一点小可爱便会心一笑,心里温暖很久。小陈特别爱在贴吧里看他们演出时的花絮照片,看着他们穿着演出服做出各种“调皮”“鬼马”的表情和动作,跟舞台上卖力歌唱跳舞时一点都不一样,小陈对这些喜欢得不得了。跟其他粉丝一样,小陈经常用“我家谁谁谁”来称呼他们,溢满宠溺之情。当时,韩国有一档新的综艺节目叫做《我们结婚了》,邀请明星做假想夫妇,试图让明星们展现生活另一面。小陈特别喜欢看,因为有好多对外宣称单身并且好像永远都不会谈恋爱、结婚的男女明星参加了这档节目,小陈看完后想,原来他们要是过起日子来是这样。小陈非常希望她的偶像也能上节目。
  有一天,小陈在贴吧里看到偶像要漂洋过海来中国南京开演唱会的消息。她抢了一张最便宜的看台票,借了一支望远镜,从济南乘坐火车晃荡到南京。到了现场,小陈发现观众大部分都是她这样的年轻姑娘,有些人还购买了印着偶像形象的T恤衫和帆布包。小陈挤在队伍里等待检票入场,前边出现一次又一次骚乱,不断地有人在争辩、哀求,然后站到队伍一侧哭。原来,因为票源紧张,不少姑娘从黄牛那里高价买到了票,却是假票。
谈论八卦也是在谈论人格和社会
  后来,娱乐八卦看得多了,小陈也渐渐知道了其中的一些门道,比如即使过个机场通道,偶像也是要精心打扮一番的,那些所谓展现了明星另一面的综艺节目是跟着台本来拍摄并经过精心剪辑的,在一个团体组合中,每位歌手都是有角色定位的,他们的各种表现必须符合角色要求。小陈不再像以前那样狂热,尤其是参加工作之后,每天忙碌不堪,一天天地也忘了去关注偶像的动态。直到有一天,她在微博上无意中再次看到偶像的照片,发现当年白皙的青涩少年竟然变成了黝黑的胡碴大叔。
  如今说起当年的偶像,小陈觉得他们其实就是一些娱乐经纪公司的产品,购买者则是像她这样的粉丝,消费社会里,明星和他们的作品一样,都会成为一种需要付费的商品。明星为他们的消费者虚构了一种形象,使消费者生活在内心深处的幻想和迷恋中。当粉丝们在谈论陈奕迅唱歌挣钱为父亲还债、与杨千嬅有情人不能成眷属却又彼此念念不忘的时候,这正是他们心中对一个男人应该有的孝顺美德和钟情不渝的想象。也就是说,明星替他们做到了他们做不到的事情,替他们拥有他们难以企及的生活。暨南大学彭莲萍的硕士学位论文《消费文化影响下的娱乐新闻报道》中如此解释这种明星与粉丝之间的消费,“明星的一切包括身体、形象、名字、私生活等作为娱乐产品被大众所消费,大众消费明星及附加产品时会产生与明星的认同感,实现了替代性的虚幻满足。既满足了大众世俗的渴望和想象,如事业的成功、至高无上的地位等,也满足了对理想世界的渴望和想象,如自由、平等。这样明星和大众建立了一个以消费为纽带的共荣共存的关系”。
  明星的八卦之所以如此流行,不仅是满足了粉丝心中的期待和想象那么简单。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博士殷乐在他的论文《八卦新闻之流变及传播解析》中说,八卦源自好奇心,而好奇心的背后则是一种自恋型人格,尤其是随着社交媒体的发展,人们晒自己的生活和关注明星的私人生活,都是自恋型人格的集中表现,不仅以他人的生活作为娱乐,更将自己的生活作为娱乐,“其最大忧虑不是被人窥视,而是无人窥视”。殷乐还认为,当代社会人与人之间的疏离直接导致了八卦的盛行,“八卦已经成为孤独的人群的一点小小的现代慰藉”。以前的农业社会里,人们在鸡犬相闻中获知邻里长短,但在现代工业社会或者后工业社会,人们分工明确,窥探隐私的工作由专门的狗仔队负责,公众对明星隐私的窥探实际上受到了一定限制,于是他们在以八卦聚合的想象社区中,“获取一种与碎片化社会相抗衡的集体感”。
  你看,你哪里只是在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