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副刊 > 海佑 >

古树名泉悠悠石板路

摘要:从彩石镇政府驻地往东南,群山连绵。一个个古村落散落群山之间,仿佛上天遗落人间的明珠。东泉村便是其中之一。村里有古树、古泉,有悠悠石板路,有众多老屋、石碑,置身其间,听山风吹过树梢,想村中尘封往事,真能感受到一种来自岁月深处的静谧力量。

 











  
唐槐 石板路老房子老门楼石桥

村名:东泉位置:历城区彩石镇关键词:富荣街 饮马泉

  从彩石镇政府驻地往东南,群山连绵。一个个古村落散落群山之间,仿佛上天遗落人间的明珠。
  东泉村便是其中之一。村里有古树、古泉,有悠悠石板路,有众多老屋、石碑,置身其间,听山风吹过树梢,想村中尘封往事,真能感受到一种来自岁月深处的静谧力量。

古树、古泉有传说

  东泉村的古泉和古树,极有来头。树叫唐槐,泉名饮马泉。按照村人的说法,传说唐王李世民东征时,来到九顶山下,渴得不得了,正打算休息一会儿,其所骑战马突然一跺脚,竟然就地趟出泉水来。于是人和马都解了渴。马蹄跺在石头上,留下了一个马蹄印,而李世民下马后,马鞍也化作了一块石头。
  正是因为有了这段传说,离饮马泉不远的一棵老槐树,也被叫作唐槐。唐槐至今枝叶葳蕤。村人说,这古树也很“神”,土改时将槐树分给了村里一户人家,三年困难时期这家人曾想卖了槐树,遭到邻居的反对才作罢。后来看到树上有枯枝就弄下来烧火,没想到弄一次就生一场病。
  至今,饮马泉边,唐槐依旧在,被叫做马鞍子的石梁也还在,留下了马蹄印的跺马石也还在。有意思的是,去年村里清理饮马泉的时候,还发现了一块拴马石,这块石头有一大三小四个眼儿,每个眼儿都各自通透,传说就是当年李世民用来拴马的石头。
  有山有水始有人。村人说,唐槐和饮马泉的历史比东泉村的历史都要悠久。有了泉之后,才慢慢有人聚居。至于村庄究竟建于何时,则不得而知了。根据村中一块土地庙的碑刻记载,最晚在明朝万历十五年,这个村就已经形成了。
南接九顶山,北枕五峰岭左襟佛堂峪,右跨饮马泉
  饮马泉和唐槐遥遥相对,中间隔着一条大水峪。每年盛水期,南山上山泉群发,泉水汇流而下,十分壮观。两个月前,村里刚刚将水峪中的垃圾完全清理干净。在饮马泉北侧不远,是一座石桥横跨东西,桥墩上还有两个威武的兽头。桥东头又有两口古井,砌于井台的石碑依稀可见“大清同治九年”、“宣统四年”的字样。古井旁是一棵柳树,柳树下一块石碑,刻的乃是一篇立于民国八年、文辞清新的《倡建九峰桥碑记》——
  “尝观崛起乎地上为山,潺流乎地下为水。尔有高山特峙必有水环流,势固然也。盖水为山之血脉,山无水则崩。桥为水之津梁,水无桥则山路阻。故山与水相连,合桥与水相纵横矣。是村南接九顶山,北枕五峰岭,左襟佛堂峪,右跨饮马泉。四围山水绕抱,树木参差,天然佳壤,俨若仙境,虽不及武陵桃源,弗愧为明秀乡矣。无如中限巨河纵贯一庄之内,横跨两岸之间。此地有大路一条,系通泰之要道,适济之咽喉,虽属村径,奚异周行。每岁山水冲发之际,淜泓怒涨,澎湃狂澜,往来人等咸病涉焉。时有高君绪曾、周君华堂、张君质齐,均属庄中谨厚人也。顾兹道途危险,常怀建桥扩路之志,无奈独立难支。僅将斯义商诸父老,佥皆曰:‘善!’于是乐输貲财者辄如云聚,愿施地基者不胜枚举。兹当春日融合,正好鸠庀爰,鞭石架桥,开山辟路。虽不敢比子产杠梁之善政,殊有王道坦平之流风。工程如此浩繁,未匝月而厥成功,熟不谓千古崎岖骤而化为坦途矣。从此长虹横卧,负者无蹇裳之苦,大陆疏通,舆者免脱辐之忧,不独有益于我里,亦切乘便四族。庄首嘱余作文以誌之,余嘉其好善乐诚,遂不揣才疏学浅,故援笔为之记。”
  碑文最后,还刻有“师范讲习所毕业生郭为冈撰文,清太学生高传师题名,文童张文田书丹,石工孙成,铁笔孙强”等字样。
“八仙过海”踩高跷
  东泉村的这条水峪,先是由东往南,拐过一个大弯后又由南往北,到古井古桥处戛然而止。以古井古桥为中心,三条石路分东、北和东南三个方向陡然往上。其中北侧石阶有108级,东南侧也是石阶,而东侧则是长长的石板路。只有往南,是一路平坦,这便是村中的富荣街。村人说,早前富荣街集中了村中的大户,街上至今还有残存的关帝庙遗址。
  76岁的高臣鲁告诉我,他的爷爷辈就是村里的大户,“爷爷辈兄弟四人,老大当家,老二负责领着家里人种地,老三在徐马村开了个木匠铺,老四在家开织机房,十天半月往周村送布料。四兄弟分工明确,家里搞得很兴旺。后来,大爷爷去世了,兄弟三个分了家。再后来,到了土改,家里的房子和地都分出去了一部分,家境就慢慢不济了。”
  东泉村的民俗活动,以踩高跷著称,每年元宵节的踩高跷活动延续至今。高跷分文高跷和武高跷:武高跷相对较低,会演一些诸如“黄天霸”、“二郎担山”这样的动作戏;文高跷则相对较高,会唱一些曲儿,往往是八个人化妆成八仙,踩上高跷,分别唱一段曲儿,演一出“八仙过海”的好戏,唱词很有特点,“头顶高山脚踩瓦,不出高官出富家”啥的,都是一些吉祥话。
  采访结束,一直陪着我们的周长顺老人又盛情相邀,带我们去看了看村中唯一的一个石砌拱洞式门楼,又邀我们去他家喝茶小坐。老两口的家异常整洁,庭院中还堆起假山,种起花草。一边喝茶,老人一边给我们一样样展示他们从山上捡来的树根和石头。石头形状各异有灵性,树根则被仔细雕刻成了一个个趣味盎然的摆件。站在庭院里,遥望九顶山。好一番山里人家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