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副刊 > 海佑 >

古代人考试的舞弊与反舞弊

摘要:今年的高考季中,江西替考事件轰动全国。考试被视为一种相对公正的人才选拔方式,但其中总会出现一些破坏正常秩序的舞弊行为。细数古代的科举考试中,舞弊之事也时常发生。

 






 

  古代考生写在衣服上的小抄古代科举考场上的小抄,只有火柴盒大小。本版图片均来自网络□本报记者 江丹
  今年的高考季中,江西替考事件轰动全国。考试被视为一种相对公正的人才选拔方式,但其中总会出现一些破坏正常秩序的舞弊行为。细数古代的科举考试中,舞弊之事也时常发生。这无疑颠覆了人们对传统知识分子的印象,科举考场是古代读书人的江湖,舞弊与反舞弊,也是他们的江湖事。
作弊手段如此多,小抄藏在果饼里
  有权力的地方,就有权力被滥用和拿去寻租的可能。科举考试事关一个国家的人才选拔,更是普通人踏入仕途获锦衣的关键所在,其间利益可想而知。据《唐摭言》记载,唐朝有王崇和窦贤两家操纵科举,当时有“未见王窦,徒劳慢走”的说法。到了唐朝末年,科举更是混乱,权臣以此谋利,当时有民谣唱道,“及第不必读书,做官何须事业”。若是关系够硬,无需费劲心思地攀关系、送银两,打个招呼便可。据资料,南宋秦桧专权,“其党羽把持仕途和选举要津”。这一年,秦桧的儿子秦煊参加考试,其党羽对考官打招呼。这位考官不配合,于是换了一个考官,“秦煊果前列”。
  几乎每个朝代的科场史料中,都有关于徇私舞弊的记载。清朝道光年间,拿糖衣炮弹到京城里去打通关节已经成为科场风气,大家见怪不怪。据记载,当时流行的方法是“递条子”:“凡翰、詹、科、道、部员中有考差可望分房者,亲友相率送条子,以圈识之,每一圈为百金,有多至三十圈者。亦有京官自送条子与公车者,得隽后如放外官,望纳年例。”据说,当时阅卷的官员入场后,先是看条子,然后据此阅卷,“取中亦鲜佳卷,其精神全注条子故耳。”阅卷官员会与考生约定,在答卷中出现几个特殊的字,以此区别谁谁谁。啥也不用说,就在条子上画个圈,这是行话,懂的人都懂。不但考生忙着给考官递条子,暗示可以送上多少金钱,做官的也会给考生递条子:看你挺有“钱途”,快快站到我的队伍里,有我罩着你,只是别忘了每年进点“保护费”。考生被录取后需要向主考官谢恩,师生结党。
  家境殷实的考生能拿得出金银来贿赂官员,打通关节,但是对于没有那么多闲钱的考生来说,行贿这条路走不通,平时读书又不太靠谱,只能靠自己的能力做小抄。如今,中国的一些博物馆中会藏有当年科举考试中的小抄物件,蝇头小楷写得密密麻麻。鉴于答题篇幅的特殊性,古人的小抄其实根本不小。有的考生将一些往年的科考范文写在衣服上,其中一位考生一共抄了353篇,大概20万字,别人用来读书的时间,他就用来做小抄了。还有一位考生,将约40万字的考试资料抄在15块长宽各40厘米左右的黄绢上,并且按条目编录,检索方便,简直是一本缩小版的资料全书。
  小抄被带进考场才能发挥作用,考生为此想尽了办法。那些小抄或被藏在帽子里,或被藏在衣带中,或被藏在靴子里,或被藏在石砚中,还有的被藏在带进去吃的果饼里,当然,藏在内衣里也是有的。为了迎合考生的这种入场需求,当时有专门做双层帽子、双层靴子、挖空石砚生意的。
  小抄轻便但是麻烦,还有一种简单粗暴的作弊办法,那就是扔砖头。据史料,开考后,写着考试题目的砖头被贿赂成功的考场巡兵扔出墙外,早已在附近树林、草丛中埋伏好的枪手们赶紧拾来,照题作答,然后再扔回去,为了接应方便,他们以摇点灯杆、连放爆竹、或将驯养的鸽鹞系铃纵放等方式,作为记号。
  还有一种科场舞弊方法,地域跨度有点大,有点像今天的高考移民,即“冒籍跨考”。据安徽师范大学历史与社会学院葛鹏的论文《清朝科举反舞弊的措施及效果》,“冒籍”考生主要从文化教育发达、考试竞争激烈的江南地区流向相对落后的北方,据说,清朝科举考试中,南方考生冒充北方大兴和宛平两县籍贯的尤其多,“晚清名士、“戊戌六君子”之一的刘光第和晚清状元、民国大实业家张謇都曾经冒籍跨考过。”解衣服、脱袜子,防止作弊有高招
  为了选拔真正的人才,古代历任统治者都未曾停止过与作弊考生的斗智斗勇。据史料,乾隆年间曾就考生夹带小抄的各个细节出台对策,“帽用单层毡,大小衫袍褂,俱用单层。皮衣去面,毡衣去里。褌裤绸布皮毡停用,止许单层。袜用单毡,鞋用薄底,坐具用毡片。其马褥厚褥,概不许带入。”对于考生的砚台等文具也绝不放过,考生的卷袋子不允许缝里子,砚台不能过厚,笔管更是要镂空,严防里面夹小抄。至于考生所携带的糕饼饽饽,则各要切开,就连考生用来盛物品的篮子,也要编成小巧的玲珑格眼,“底面如一,以便搜检”,不能使用粗实容易藏小抄的柳筐子。
  考生入场前,除了检索物品,还得一一“搜身”,“务令各士子开襟解袜,以杜亵衣怀挟之弊”,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藏在内衣里的小抄。据明朝末年的一次考场检查的记载,适逢寒天,考生在风中解开衣服接受考务人员的检查,上到发际线,下到膝盖、脚后跟。若被查出作弊,惩罚算是严重。在宋代,如果作弊被发现,考生会被立刻带出考场,如果以后的考试中还犯,则永久取消录取资格。清代则对此规定,“凡夹带被发现者,于贡院前枷号示众一个月,期满后再问罪发落”,为了鼓励考务人员更加严格地检查入场考生,查出一个奖励白银一两。据葛鹏的《清朝科举反舞弊的措施及效果》,乾隆九年顺天府乡试,两场就搜出用小抄舞弊者40多人,他们被立即押赴贡院枷号示众。许多考生被如此严峻的处罚形式吓得不轻,“因害怕搜查而放弃考试者达2800多人,贡院门外扔满了作弊用的蝇头小卷”。
  至于冒籍跨考,防范办法质朴又有效,当时的语言环境远未如现在这般统一,考生乡音浓厚,因此政府的策略便是审问乡音。据资料,刘光第曾因冒籍被取消录取资格,张謇也因此吃过官司。为了人才尽可能地不被遗漏,科举考试之后还会有一场“搜落卷”,清代名臣左宗棠便是因此而被录取为举人。在宋代,为了避嫌,若是“食禄之家,有登第者”,会另派官员对其进行复试。
  通过科举只是成功了一步,踏上仕途才是最终目的。据资料,在唐代,进士及第后还要再参加一场吏部的考试,合格了才能被授予官职。若是落选,则需要到其他部门那里跑跑龙套,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之后再得到正式官职。到了清代,状元、榜眼、探花一般被分配到翰林院工作,其余名次的进士则被派往各部,或者到各省任知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