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副刊 > 海佑 >

历史上的政治女强人

摘要:除了杨玉环,历史上还有几位著名女性时常被搬上荧屏或银幕,比如武则天、太平公主、慈禧太后。她们亲身参与了宫廷朝堂的政治斗争,影响国家社会格局。在编剧和观众眼中,这些远比她们与帝王之间的爱情来得有吸引力。

81.jpg

  《狄仁杰之通天帝国》里的武则天图片来自网络

82.jpg

  电影《火烧圆明园》中刘晓庆的慈禧扮相图片来自网络
  除了杨玉环,历史上还有几位著名女性时常被搬上荧屏或银幕,比如武则天、太平公主、慈禧太后。她们亲身参与了宫廷朝堂的政治斗争,影响国家社会格局。在编剧和观众眼中,这些远比她们与帝王之间的爱情来得有吸引力。
  武皇后与唐高宗并称“二圣”
  宫斗剧是近几年荧屏上的一大影视内容,后妃之间互相斗心机斗狠毒,为自己或者家族争取利益。历史学者任士英在其《后妃当国》中写道,“这些后妃一旦投身到宫廷政治生活的场景当中,就好似个个身不由己了。曾经是温良贤淑的闺中少女突然之间变得刚猛果敢,铁血无情,原本就暴戾妒恨者更是变本加厉。”她们是 “中国妇女队伍中的特权阶层”,日常生活中不乏政治交易与政治斗争,处心积虑地争取和维护自己以及后代、家族的政治利益。
  在强调男尊女卑性别秩序的封建社会,主流声音认为后妃跟其他妇人一样,养蚕织布,别去参与政治公事,所谓“休其蚕桑织衽之职,而与朝廷之事,其为非宜”。被后人推崇为圣人的孔子更是反感女性不守“本分”,反而到男人扎堆的政治领域折腾,据《论语》里的记载,周武王说,辅佐自己成就大业的大臣有十位,包括文母太姒,但是孔子认为,文母是女性,不配列于辅政大臣之列。在《荀子·强国篇》中,荀子更是直接将政治女性列为“三乱”之首,“女主乱之宫,诈臣乱之朝,贪吏乱之官”。
  以严厉和无情著称的法家韩非,坚决将女性排斥在政治领域之外,如果君主“耽于女乐,不顾国政”,那么后妃便是亡国之祸,如果直接将国政交给后妃,那么这个国家直接就完蛋了。韩非还建议君主警惕身边的后妃,因为她们可能会因为想让自己的儿子做太子,甚至直接取而代之,要知道,君主的后妃那么多,夫妻之间的情感也就没有那么深了。
  中国政法大学政治学理论专业米莉的博士学位论文《帝制中国的女主与政治——关于女性统治的合法性探析》中,将皇后定位为“值得警惕的对手”。唐高宗李治经常头痛和目眩,缺乏作为日理万机的统治者所需要的强健体魄,与此同时,武皇后性明敏、涉文史,处事妥当,在协助高宗促进科举制发展、修订法律、推行大规模儒家经典注疏和史书编修工作,以及对外关系交往等国内外政治、经济、文化事务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高宗肯定了武皇后这位得力助手的政治才能,赋予其前所未有的殊荣,“皇帝被称为‘天皇’的同时,皇后也被称为‘天后’,在皇帝上朝的时候,皇后还可以垂帘于玉座之后,政事大小皆有所预闻,朝廷内外也因此将他们一并称作‘二圣’”。据说,高宗甚至曾有意下诏,命皇后“摄国政”,以公开和合法的方式确立武皇后在整个国家政治系统中的地位和权力。
  慈禧太后夺大印争权
  武则天在登上国家政治权力的顶端之后,唐朝曾有过一阵女性参政之风,除了后妃,有着皇家血缘的公主集团也作为政治斗争中的一股新势力崛起。史料记载,有皇太子为什么不能有“皇太女”,唐中宗和韦后就有过立安乐公主为“皇太女”的想法,“欲立爱女为储”。据北京大学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李政富的博士学位论文《中国古代后妃外戚研究》,唐朝曾有那么几位公主,有权有势,属于当时不可小觑的政治势力。比如这位安乐公主,她曾自作诏书,掩盖住内容让皇帝签署,后来又与自己的母亲合谋毒死中宗。
  因为电视剧《大明宫词》的缘故,比起安乐公主,太平公主显然更为后人所知,她曾参与平定张易之、张昌宗的叛乱,中宗死后,她又配合李隆基诛杀韦皇后,扶立新皇帝睿宗,一时权倾天下,当时朝堂七位宰相,其中五位出自公主门下,不过还是不敌李隆基,在后来的政治斗争中被其杀死。据西南大学中国古代史专业余海涛的硕士学位论文《后武周时代女性政治研究》,唐玄宗即位后,致力清除武则天的帝王政治象征,重新调整后妃、公主与政治的关系。开元13年,唐玄宗曾封禅泰山,其目的之一就是要通过一场祭祀天地的大典来彻底消除女祸的痕迹及影响。
  在宋史学界,宋真宗的皇后刘娥颇受关注。这位宋真宗的皇后,在宋仁宗时以皇太后的身份垂帘听政11年,只不过因为不常出现在影视剧中,所以鲜为大众所知。但是,后人所熟悉的寇准和晏殊等人皆与其有关。正是刘娥将寇准贬至雷州,为晏殊以重用,整治黄河水患,兴建江南水利。据相关研究资料,宋真宗遗诏“尊后为皇太后,军国重事,权取处分”,辅佐当时13岁的仁宗皇帝。但刚开始听政的时候,这位刘太后就想将当时的皇帝挤出政权之外。有一次,皇帝起床晚了,刘太后便想绕过皇帝,独自为群臣上早朝。
  慈禧太后算是中国封建社会的最后一位政治女强人,跟之前任何一位攀爬政治权力高峰的女性一样,她同样需要克服和利用自己的性别弱势,在大大小小的政治斗争中铲除对手。咸丰皇帝崩逝之前留有遗诏来安排国家高层的政治权力秩序,其中除了设立八位辅佐小皇帝的辅政大臣,还规定日后下达诏谕的凭信为“御赏”和“同道堂”两枚大印,分别由刚从皇后晋封为慈安太后的钮祜禄氏和嗣皇帝把持使用,而作为载淳生母的叶赫那拉氏却没有得到任何晋封。据史料,咸丰帝崩逝当天,率众嫔妃于灵前的是钮祜禄氏。第二天,凭借母以子贵,叶赫那拉氏才被尊为慈禧皇太后。
  慈禧显然不满意这种政治秩序安排,到底年幼的小皇帝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这是她争夺权力份额的最大有利条件。一段时间之后,她不仅代替小皇帝把持大印,还看奏折,召军机,并于咸丰帝崩逝两个多月后,联合恭亲王发动辛酉政变,成功成为之后近50年内清朝政府最高政治集团的决策者和指挥者,一度影响了近代中国社会的格局和发展。(记者江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