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滚动 >

成都男子挑80斤粪徒步11里 宝马奥迪"护驾"

摘要:前面是挑着两只粪桶的“挑夫”,后面是随行“护驾”的宝马、奥迪——今日上午的成都,从洞子口到大丰客运站的街头,出现了这样一道别样的风景。已经随着城市发展,从农民转变为城市居民的陈师傅,以这种已经多年没有体验的劳动方式,向自己发起了挑战。

 成都男子挑80斤粪徒步11里路 宝马奥迪

成都男子挑80斤粪徒步11里路 宝马奥迪

成都男子挑80斤粪徒步11里路 宝马奥迪

成都男子挑80斤粪徒步11里路 宝马奥迪

  前面是挑着两只粪桶的“挑夫”,后面是随行“护驾”的宝马、奥迪——今日上午的成都,从洞子口到大丰客运站的街头,出现了这样一道别样的风景。已经随着城市发展,从农民转变为城市居民的陈师傅,以这种已经多年没有体验的劳动方式,向自己发起了挑战。

  为什么要做这样“另类”的挑战?陈家云坦承,比起当年挑粪种地的日子,如今的生活已经十分优越。与其说挑粪是一种怀念,不如说是一种冲动。一个51岁的男人,“挑战自己毅力和耐力”的冲动。

  打赌当真 提前4个小时睡觉备战

  今日早晨8时30分,51岁的陈家云一身运动装束,在邻里朋友的簇拥下,来到灵润路18号“一壶水”茶楼前。虽然这是他习惯喝“早茶”的时间,但这天早晨等待他的,却是“重口味”的东西:从茶楼化粪池里掏出的两桶粪水。

  事情得从前一天说起。前天上午,陈家云与几位朋友到茶楼喝茶。闲聊间,从现在缺乏锻炼,扯到了当年做农活的日子。自认为身板还不错的陈家云,成了“众矢之的”。聊得兴起,他决定和朋友们打赌:自己挑两桶粪水,两个半小时内,从茶楼走到大丰。朋友拿车跑了一趟线路,实测距离5公里多。

  “他是家里的独儿,基本没怎么做过农活,而且这么多年了,肯定不得行。”朋友钟先生说的不假,陈家云中学毕业后只当了一年的农民,他先后当过营业员,在公园经营过碰碰车,2001年前后拆迁安置,从农民身份变成了城市居民。从三年前开始,结束在钢材城的工作后,他就开始赋闲。凭着儿子每个月给的2000元零花钱,以及自己的一些投资收益,过起了“养老”生活。

  平时晚上12点才睡觉的他,8点就上了床。他说:“只歇了3次,就到了终点”。早上7点起床后,他煮了一锅自己包的水饺。“18个饺子,全部搞定。”

  前面是挑着两只粪桶的“挑夫”,后面是随行“护驾”的宝马、奥迪——今日上午的成都,从洞子口到大丰客运站的街头,出现了这样一道别样的风景。已经随着城市发展,从农民转变为城市居民的陈师傅,以这种已经多年没有体验的劳动方式,向自己发起了挑战。

  为什么要做这样“另类”的挑战?陈家云坦承,比起当年挑粪种地的日子,如今的生活已经十分优越。与其说挑粪是一种怀念,不如说是一种冲动。一个51岁的男人,“挑战自己毅力和耐力”的冲动。

  打赌当真 提前4个小时睡觉备战

  今日早晨8时30分,51岁的陈家云一身运动装束,在邻里朋友的簇拥下,来到灵润路18号“一壶水”茶楼前。虽然这是他习惯喝“早茶”的时间,但这天早晨等待他的,却是“重口味”的东西:从茶楼化粪池里掏出的两桶粪水。

  事情得从前一天说起。前天上午,陈家云与几位朋友到茶楼喝茶。闲聊间,从现在缺乏锻炼,扯到了当年做农活的日子。自认为身板还不错的陈家云,成了“众矢之的”。聊得兴起,他决定和朋友们打赌:自己挑两桶粪水,两个半小时内,从茶楼走到大丰。朋友拿车跑了一趟线路,实测距离5公里多。

  “他是家里的独儿,基本没怎么做过农活,而且这么多年了,肯定不得行。”朋友钟先生说的不假,陈家云中学毕业后只当了一年的农民,他先后当过营业员,在公园经营过碰碰车,2001年前后拆迁安置,从农民身份变成了城市居民。从三年前开始,结束在钢材城的工作后,他就开始赋闲。凭着儿子每个月给的2000元零花钱,以及自己的一些投资收益,过起了“养老”生活。

  平时晚上12点才睡觉的他,8点就上了床。他说:“只歇了3次,就到了终点”。早上7点起床后,他煮了一锅自己包的水饺。“18个饺子,全部搞定。”

  现场挑战 挑80斤粪走了5.5公里

  挑战开始之前,陈家云像模像样地甩甩腿、扭扭腰。几位朋友称了称两只粪桶,80斤,足量。早上9点,捧上几把树叶将粪桶盖住,挑战正式开始。

  眼前的景象,让路人满脸诧异。身材瘦削、个子一般的陈家云,肩挑黑色的粪桶走在前面,稍一靠近,还有扑鼻的臭气。在他身后,却跟着一辆宝马和一辆奥迪“护驾”,并有朋友手持DV摄像。和陈家云一样,当年一起在洞子口友联村长大的朋友们,历经城市建设的扩展,已经从种地的农民,变成了上班、做生意的城市居民。“百万富翁,甚至千万富翁,都不稀奇了。”茶楼老板周凯介绍说。

  按照陈家云的说法,自己正儿八经地干农活,只有一年的时间,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挑过粪,种过地。“最长的一次,挑粪走了接近1公里路。”从2001年以后,就再也没干过农活。但是,正如他梦见的那样,这次长达5.5公里的挑战几乎就没有什么波澜。除了在距离终点大丰客运站还有500米的地方多歇了一次脚外,他在中途吃了一块酥饼,喝了两罐红牛,抽了四根烟。

  完成挑战的陈家云,腿有点肿,肩有点红,脸上却格外轻松。凭此经历,朋友们给他起了个绰号:挑粪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