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看点 >

记者探秘济南刑事大要案审判基地

摘要:

昔日权贵威风扫地沦为狱囚

“李培英案”在济南中院开庭审理 (资料照片)

□本报记者 陈彦杰 通讯员 祁云奎 陈茜

     首都机场原总经理李培英巨额受贿案、潍坊新立克集团原董事长尹军贪污案、轻骑集团原董事长张家岭受贿案、山东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马厚亮受贿案、“济正”公司原董事长龚印文、原副董事长范洁聪面向公众集资诈骗案。法院一审判处龚印文死刑,判处范洁聪无期徒刑。马厚亮受贿3900余万元,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一些市民可能还不知道,这些一度引起社会舆论高度关注的大要案,都是由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和判决的。把每一件案子办成铁案,该院刑事审判连续三年实现“无积案、无超期、无冤错、无抗诉、无上访、无再审改判”的六个零目标,其中死刑案件核准率、上诉到省高院的二审案件事实、证据维持率均保持100%。

     济南中院被最高法院指定为刑事大要案审判基地。进入大要案指定管辖法院的行列,说明这个法院审判方面的软硬条件得到最高法院的认可。近日,记者走进济南中院刑事大要案审判基地,听法官讲述大要案审判背后的故事。

  股票案:时间点关乎2700万元量刑认定

     2011年7月,山东省近年来影响最大的利用内幕消息非法交易股票案在济南中院开庭审理。该案的关键,就是对郭某利用内幕消息交易的时间点确认。然而在审理过程中,对于这个时间点的认定,合议庭内部出现争议,案件一度陷入胶着状态。“如果说该投资公司的成立,是在郭某牵线下完成的,那就可以认定郭某在主观心态上,对于拍卖股权一事已从‘知悉’转化为‘确认’,这个时间点应该就是郭某利用内部信息违法买卖股票的起始点。”在合议庭案件讨论会上,承办法官刘志明对该案事实的认定提出新观点。

     翻阅笔录时,刘志明法官发现一个细节:被告人郭某曾经帮助某集团在银行注资筹办过一个投资公司。他立即意识到,这一行为绝非是“帮忙”这么简单,它将直接对郭某量刑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如果刘志明的观点成立,内幕交易的认定时间将被推后,被认定的违法所得将比起诉指控减少2700万。

     为准确把握案情,合议庭反复讨论,两度北上,与公安部、证监会专家座谈,并调取证监会内部手册,通过澄清先前的许多混淆概念,事实水落石出,刘志明对证据的把握完全正确。

     最终,内幕交易价格敏感期被准确界定,对郭某买卖股票时间及非法所得也进行了重新计算。案件宣判后,当事人服判,没有上诉。“案件是法官的作品,办案要办出黄金品质。”谈到审理刑事大要案的体会,济南中院分管刑事审判副院长王秀新如是说。为提升审判质效,该院实行“集体会诊”制度,即每案须经由主审人、合议庭、审判长联席会议与庭长四道“把关”,对于审判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情况,及时向分管院长及审委会汇报沟通,力求做到万无一失。

  首都国际机场案:卷宗多达100余册

     首都国际机场有着“第一国门”之称,而作为其原“掌门人”的李培英也曾显赫一时。

     2009年2月10日,李培英一审以贪污罪、受贿罪被判处死刑,不过他心中还留存“侥幸逃过一死”的念头。然而,2009年7月6日,山东省高院维持一审判决的判决,让李培英听到了死神的脚步声。当年8月7日,经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李被执行死刑。

     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指定首都机场集团原董事长、总经理李培英巨额受贿、贪污案由济南中院审理。由于被告人身份特殊,涉案金额高达3000多万元,仅卷宗就达100余册,在全国影响很大,该案分别由中院分管院长担任审判长,市检察院分管检察长担任主诉检察官。

     案件进入诉讼程序后,合议庭法官对庭审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反复研讨,从送起诉、押解被告人,到阅卷、庭审、宣判以及执行死刑,每一个环节都制定了详细的预案,事先都进行周密安排。

     案件宣判后,得到中纪委、最高法院、省高院的肯定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

     为确保审限内结案,济南中院出台《关于严格办案时限的规定》,对大要案排期开庭合议、案件审限挂牌公示、庭长督办案件等制度作了详尽规范。同时,对于相对复杂的案件创新采用“合议庭专案”审判模式,将其“化整为零”,由合议庭成员对具体罪名实施分工负责,审判长则负责审查并对审理报告进行统一,提高了办案效率。

  正”公司案:当事人晕庭一度中止审理

     2010年2月,济正保健品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在济南中院及部分基层法院同时开庭审理。这是一起涉及多名犯罪嫌疑人,参与集资者多人的涉众型案件,审查处理及善后工作相当棘手。“我,有心脏……病。”当事人刚刚被带进济南中院审判法庭,意外发生了:一人忽然面色发青,呼吸急促,瘫软着滑下去。“案件中止审理,快请大夫过来。”审判长话音未落,旁听席上穿白大褂的法医已提着急救箱跑到当事人面前,简单诊断后,喂他服下速效救心丸。

     这时,120救护车也已经停在了法院门口,当事人被立即送往最近的医院进行救治。简单整理后,审判长宣布继续开庭。

     能够对突发事件做到有条不紊地应对,这种自信来源于长期以来形成的有效的制度保障。“这样的突发事件如果处置不当,就可能引发舆论事件,并严重干扰法院的正常审判活动。”刑二庭庭长于辉说。

 

相关新闻
及时发布大案信息“抢占”舆论话筒

     作为审理刑事大要案的“主战场”,该院刑二庭在一些刑事大要案审理之前,就将舆论可能关注的问题及走势,进行认真研判。通过建立舆情风险评估机制,确保案件的顺利审结。


     比如,针对被告人生理心理状态“量身定制”的开庭方案,应对时间地点、组织情况、医务保障等做到灵活安排,并确保出现突发情况时能做到“有序处置,有效应对”;对被告人异地关押的,制定详细的提解方案,及时做好押解工作。庭审前、中、后的全方位周密部署,精确实施,确保万无一失。

     刑事大要案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积极回应社会关切,是有效引导舆论的关键所在。近年来,济南中院在一些刑事大要案审理过程中,都是第一时间抢占“舆论话筒”,通过向媒体发通稿、召开新闻发布会等形式,及时、权威地向社会公布刑事大要案审理的最新进展情况,进一步压缩负面舆论的传播空间,为审判工作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

     近年,该院没有发生一起因处置不当而引发的负面舆论事件。2012年3月,该院刑二庭被最高法院授予“全国法院先进集体”称号。 (通讯员祁云奎 陈茜)

新闻评论
朱笔一落命攸关

     济南,是一个以泉水而名扬天下的城市。“法官是正义的使者,法官的心灵世界,也应像泉水一样地清澈。”济南中院刑二庭副庭长陈静在观看一部廉政教育警示片之后,写下了这样的话。

     工作中,陈静经常会遇到说情干扰。在情与法的考验面前,她给自己立下一个规矩:守住心灵的防线,做一个廉洁办案的好法官。两年前,陈静审理一起经济犯罪案件过程中,其亲属通过各种途径疏通,找人出面说情,希望能给被告人一些所谓的“照顾”。面对各种诱惑和压力,陈静没有简单地拒绝,而是耐心地说服、解释,既让家属及说情人情理上能够接受,让他们了解法律的规定,让他们相信法院会依法公正审理。此案宣判后,被告人心服口服,自觉接受判决,没有提起上诉。

     “遇到说情阻力时,庭领导会站在最前面,为办案人员遮风挡雨。”济南中院刑二庭法官刘志明说,庭领导经常提醒大家,越是这样的大案要案,越要冷静。

     “公堂一言断胜负,朱笔一落命攸关。”近年来,济南中院刑二庭恪守清廉是金的“规矩”,从杜绝办“人情案”入手,加强司法核心价值观教育,作好廉政风险预防和管理,近年来从未出现一起因廉洁问题受到追究的责任事故。(通讯员祁云奎 陈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