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看点 >

看看是谁在给济南创卫抹黑

摘要:

本报追问:谁给济南创卫抹黑?记者暗访:小广告这样爬满楼!
本报记者应聘两家小广告公司亲历乱贴小广告人员的“工作”

一名女子正在张贴小广告

  在市区很多道路、过街天桥上、小区楼道里,小广告无处不在。街道、社区对“牛皮癣”及时清理,但清完又贴,始终无法根治。小广告“牛皮癣”已成为创卫一大顽疾。连日来,记者通过社区体验、跟踪暗访等,目击小广告“爬”上社区楼道、马路街边全过程,并对究竟谁在贴小广告进行曝光,看看到底是谁在给济南创卫抹黑。

   北园街道办花格小区:数百张小广告“爬满”楼,居民盼清理

  “在我们小区,居民楼外墙体上随处可见大量小广告,一直没人清理。”13日,北园街道办清河社区花格小区一居民反映。
  记者进入小区南门,在南边的居民楼外墙看到大量小广告,粗略一数有120多张。继续往里走,发现每栋楼外墙上都贴有小广告。在小区内联四路37号居民楼,上面有14张小广告;在22号楼,墙体上贴着70余张小广告……
  14日下午4点多,记者致电北园街道清河社区居委会工作电话,询问关于花格小区小广告清理等创卫情况。电话被接通后直接被挂断,之后一直无法接通。

  南辛庄北街一居民楼:楼道刚刷白,又被贴数十张小广告

  13日下午2点,记者跟随南辛庄街道办社区工作人员赵宝荣、田永华等人,拿着扫帚、喷水壶等工具一起清小广告。
  在南辛庄北街46号2单元记者看到,楼内洁白的墙壁之前刚被粉刷完,又被贴上了各类小广告:从一楼到五楼楼道,纸质的贴了75张,还有3个是用黑色炭笔写在墙上的。
  “由于是刚贴上,墙上的还比较好撕,但是楼梯上、电表箱、防盗门以及暖气管道上的就不那么容易了。我们得慢慢清理。”赵宝荣说,创卫集中行动2个多月了,基本上天天都跟小广告打仗。
  “有的我们第一天刚清完,第二天啪一下又被贴上了,而且贴得更高;有的还专门用一种黑胶水贴,特别难清理。为了清小广告,街道专门给每个居委会配备了一个梯子。”南辛庄街道负责人说。

  本报曝光部分贴小广告的公司

  记者采访看到,在花格小区、南辛庄北街、明湖小区、朝阳社区等地楼道里、墙体、暖气管道甚至地面上,都被贴了不少小广告。“小广告清理难,难在清了又被贴上,这些单位必须承担责任。”市民对乱贴小广告的公司表示强烈不满。

  部分贴小广告的公司名单如下:
  山东餐饮品牌米香居水饺联四路店
  德林教育  黑骏马健身俱乐部
  平安开锁  山东中医药大学中鲁医院体检中心
  鸿志开锁公司  长城宽带
  贤聚人才服务有限公司  泰顺婚恋
  济南e方科技  平语教育  宏远家电制冷维修
  齐鲁家政  三鼎家政  华阳家政服务部
  顺其开锁  四季开锁  万帮开锁  嘉威开锁
  恒昌财富  东方搬家  广电宽带网

  记者应聘小广告公司,揭秘“牛皮癣”“爬”进社区全过程
  一天为赚50元 要贴千张小广告

  应聘:电话联系见面,通讯公司营业厅“藏猫腻”

  12日上午,记者通过一居民楼道内的宽带小广告联系到一家“诚聘专兼职人员”的门店。按照小广告标注的电话,记者打了过去,一男子接通电话说“你怎知道我们的”,语气略带警觉。“我在一个小区的墙上看到的,说这里要招聘兼职,我正好想做个兼职。”几句话后,该男子打消顾虑,让记者在按察司街见面。
  半小时后,记者来到按察司街,找了两遍没看见有公司门口挂着“招聘”。记者再次拨打招聘电话才找到该公司——一家通讯公司的营业厅。
  对记者一番询问后,一自称姓王的老年男子拿出两沓广告纸:一种是约3厘米宽、20多厘米长的胶带纸,另一种是约10厘米长、10厘米宽的方形胶带纸,上面都写满了“宽带”、“新装、续费、移机、提速”等字样,旁边则列着一串电话号码。
要求:“能贴多高贴多高”,贴完还要被检查
  “按照以前的惯例,这种长条广告纸每贴一张一毛钱,一个楼道贴4张,主要贴在楼道的通讯盒子上。方形广告纸是按楼道算的,在居民楼从一楼往上贴到顶楼,一层贴3张,一个单元大概要贴15张。200个单元以内每个单元6毛,200到500个单元的每个单元8毛,如果贴够1000个单元,每个单元1元。”王先生表示,一般人每天能挣50多元钱,“也就是说贴500张长条的广告纸,或者1000多张方形广告纸。”
  王先生随后带着记者来到明湖小区,“给你示范一下,见到这种单元楼,你看这墙上都新刷了腻子,不要在太明显或太容易被撕去的地方张贴,要不然别人会给撕去。最好是贴在墙壁的高处,能贴多高贴多高。”
  “现在是‘创卫’的时候,咱贴的时候,别让楼上居民看见,有人了就装作陌生人离开,遇到城管了也躲一躲。”他补充道。“每贴完一栋楼,都要将单元楼的名称、单元数都记下来,这个我们需要检查的。贴的时候要注意,不能贴倒了,也不能贴歪了,否则不算工资。”

  再聘:用塑料印章,专往楼体墙角印广告

  除了胶纸广告,诸如“通下水道”的章印广告是怎么来的?13日,记者以一名大学生的身份拨打了一个写着“通下水道”的章印上的电话,对方爽快地答应了,“一会儿我找个人联系你,让她带着你。”
  半小时后,一年轻女子骑着电动车找到记者,并交给记者一砖块大小的塑料印章,上面刻着“通下水道”四个字和一串手机号码。随后,她带着记者来到棋盘街社区,“这种开放式小区没人管。”说着,她来到一处单元楼道,环顾没人,快速拿出印章在楼体一侧用力一按,一行清晰的电话号码和“通下水道”四个大字就印在墙上。随后她感觉不够,又在楼体墙角印了一个,“在这种地方印不好擦,而且人看得也多。”
  “我干了一年多了,这活儿自由,又不费力。一个整单元印20多个,一天印20栋楼就能挣50元,平常一天挣七八十元很轻松。”她说。
  见记者犹豫,她将印章夺回,“你不适合干这活儿,给你20元钱,你走人吧。”

  回应:“我们是个体户小单位,小广告成本低投放准”

  “我们都是个体户或者小单位,不可能去报纸电视上做广告。”一不愿透露姓名的“通下水道”小广告单位工作人员称,自己在济南做水暖安装工作5年多了,“我们这一行,就是居民家中的琐碎事,要说靠做广告宣传,干活的钱都没法补这广告费。找几个人做几个印章,在居民楼道里印则花不了多少钱。贴广告纸也是一样,成本低,在小区张贴针对性强,我们小作坊小单位当然喜欢。”
  “据我所知,有些人还专门成立了张贴小广告的代理公司,招聘一些大学生和失业青年,然后联系需要张贴小广告的个体企业或单位,组织大学生集中张贴小广告,按日给大学生一些费用。”一从事发传单的男子称,由于一次集中“行动”中他被居委会人员扣住,当时代理公司也没有管他,所以自己就离开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