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看点 >

记者卧底揭“投资担保公司”内幕

摘要:

谁在掏空你的钱袋?
——记者卧底揭开“投资担保公司”内幕

  号称年收益率高达18%、零风险……似乎一夜之间,济南大街小巷冒出数百家“投资担保公司”。这些所谓的担保公司多为河南老板,其所宣称的投资项目也多在河南。为啥河南项目要远赴济南融资,且愿意为此付出高利息?这类公司运作内幕如何?记者连日卧底、暗访多家企业一探究竟。
  济南众多中老年人是被紧盯的目标,他们并不了解,眼下疯狂的一幕多年前就已在河南上演……

 投资担保公司招聘客户经理记者卧底揭开其中内幕——
借钱给哪家企业老板一人说了算

  宣称投资项目经过专业风控、评审团队层层选拔,实际可能只是老板一人说了算;与借款企业签订两份合同,一份专门用来“忽悠”投资者……眼下,在缺乏投资渠道、资产贬值压力极大的背景下,投资担保公司正在济南大街小巷悄悄蔓延。

  应聘 7名业务员组成“专业团队”

  经七纬四附近一家投资担保公司,窗明几净,从外观看,与银行、证券等金融公司差别不大。见门外打着招聘理财顾问、客户经理启事,记者遂以求职者身份前往应聘“客户经理”。
  见记者没简历,前台工作人员拿出一张空白的表格,填写内容包括个人信息、父母工作单位、职务等。面试阶段,负责招聘的李经理简单介绍了公司情况,让记者第二天来上班。
  后来记者了解到,尽管该公司在简介中称“汇集了多个金融行业的专业人才,组建了一支专业化团队”,但实际除了企业法人代表和面试的李经理曾从事过投资担保业务外,公司内部只有7名业务员和一名财务。而且以各职业技术学院大专、中专、高中学历为主,部分员工所学专业与财经金融完全不相关,也都是填了一张报名表就应聘成功。

  揽客 “客户只关心钱赚得多不多”

  第二天,记者成为该公司的一名客户经理。
  李经理拿给记者一些学习材料,包括《担保法》的相关知识、金融专业术语介绍及“话术小结”、“禁言禁行”等,“话术要仔细学习,剩下的材料简单浏览一下即可”。据介绍,新员工到来的前三天主要学习各项业务,通过话术考试后,才能接触客户。
  “这都是我们搜集的一些客户常问问题,经过多次讨论总结出的答案,全背会就没问题了。”一名自公司开业就来上班的资深员工说。记者看到,话术小结打印在3张A4纸上,涉及公司业务介绍、资金安全如何保证等。
  当记者想了解话术外的其他信息,比如股东、企业法人代表背景时,多名客户经理告诉记者,“你想多了,客户根本不会问这么多,他们只关心钱放在这里赚得多不多”。上述资深员工向记者透露,该行业目标客户主要锁定45岁以上的中老年群体,他们有闲钱、有时间,而且辨别能力不强。
  另外一本“禁言禁行”中明确要求业务人员不能提利息,只能讲收益;不能说存款,只能说出借咨询,不能说零风险、稳健收益等。“这个行业走在法律边缘,必须把握好这几个问题。”一名员工表示。不过,记者卧底时发现,真正接触客户时,很少有员工注意。

  爆料 借款给哪家企业老板说了算

  如何保障资金安全是很多市民最关心的。该公司“话术小结”主要概括了三点:一方面有专业的信审、风控和法律咨询团队,能够对借款企业层层审核;另一方面,借款企业均有变现能力较强的资产作抵押,同时还有反担保。
  然而,记者卧底期间,除李经理及其带领的几名业务员外,并未见到其他员工,挂有“风控”牌子的办公室也一直空着。那公司宣称的“专业信审和风控团队”在哪里?“没有见到过,一般定哪个项目都是老板说了算。”上述资深员工称。
  记者翻阅该项目资料看到,借款公司是一家钢球生产企业,注册资本1000万元,位于河南洛阳市伊川县的一个村庄内,在工商局网站确实能查到该企业信息。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企业资产评估报告由当地一家资产评估事务所出具,但委托方为企业自身,其中显示企业资产总值为2200余万元,而该项目融资就高达2000万元。反担保方为洛阳市伊川县一家塑钢生产企业,可疑的是,反担保企业法人代表与该担保公司即将在临沂成立的分公司法人代表名字相同。
  “可能是老板家乡的企业,所以条件相对宽松,我看过,抵押物的质量确实不好。”李经理坦言。记者多方打听了解到,该公司法人代表为河南洛阳人,曾在河南与人合伙开过担保公司。

  潜规则 客户看到的可能是假合同

  该公司对外宣称,秉承“一对一”、“不摸钱”的原则,只起一个中介平台作用。也就是说,投资者直接把钱打入借款企业账户,借款企业给付投资者利息,担保公司只收取担保费用。
  事实确实如此吗?李经理称,担保公司完全不摸钱的可能性不大,一般按合同,担保公司先垫付一部分资金给企业,再从投资人所投资金中拿回来。
  “这个行业多少会有些不规范操作。”李经理说。他爆料,担保公司与借款企业签订两份合同的情况也很常见,“一般客户看到的都是一份假合同,尤其在利息方面最高肯定不止18%,以正在运作的钢球企业项目为例,公司向借款企业收取的利息约为30%”。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借款数额也可能作假,比如一些企业只借500万元,却签1000万元的合同,剩下的资金则在担保公司账户中流转,投资人的资金存在巨大风险。                  (本报记者)

 

 记者暗访济南另一家有河南背景的投资管理公司
自称项目在济南遭本地企业否认

  “两万元起步,最高月收益达1.25%,几乎没有风险。”近段时间,年近60岁的王先生被舜华路一家投资管理公司的理财产品吸引。按公司说法,募集的全部资金将借给济南一家大型企业,他们做担保,如果企业还不上,保证三日内代偿,模式与记者卧底的投资担保公司相似。但王先生担心,如此高收益是否靠谱?多年攒下的养老钱放在这里真的安全?

  反映 2万元借出仨月赚600元是定期存款的4倍多

  “比在银行定期存3个月高多了,就不知道是否靠谱?”王先生介绍,最近济南舜华路一家投资管理公司在他们小区附近发宣传单,称有一款理财产品2万元起投,50万元以下,月收益为1%,50万元以上为1.25%,几乎没风险。王先生自己算了一笔账,目前银行3个月的定期存款年利率为2.6%,整存整取2万元的利息是143元,而把钱借给这家投资管理公司,3个月就能赚600元。
  “当时村里拆迁分了一些钱,一直想找个好的投资渠道。”王先生随后与这家公司取得联系。投资公司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王先生的钱主要借给济南本地一家大型工业企业用作资金周转,3个月使用完毕后,即可收回。而这家企业是经过他们细心筛选的,在还款能力等方面均有保障,就算企业经营不善,未来还不上钱,他们作为担保人,也会3日内代偿王先生所有本金和利息。
  在王先生的再三要求下,他看到了该担保公司与企业签订的借款合同。“他们跟企业收取的利息是2分。”王先生说,当时只是粗略浏览,并未仔细关注项目的其他信息。

  调查 想看项目资料先签保密协议

  6日,记者随王先生一起来到该公司定期举办的理财交流会,公司会议室内,有近20位市民参加,80%以上为中老年人。
  会上,工作人员先介绍理财的好处,又分析了股票、国债等几种主流理财方式的弊端,同时推出该公司的理财产品,并称该款产品保本保息,风险趋零。这名工作人员介绍,他们这种模式是民间借贷的一种,因为秉承着“不摸钱”的原则,对投资者来讲更加安全。
  “我们现在做的这个项目是2000万元的,主要把钱借给天岳,目前济南的投资公司很少能找到体量这么大的企业。”一名张姓客户经理介绍,他们公司于去年3月成立,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在河南、天津等地均有分公司,主要针对高新区辖区内的企业投资,目前已做过多个项目,刚做完的项目投资数额为1500万元。另外,记者了解到,该公司老板也来自河南。
  记者注意到,该公司工商登记的经营范围为“以自有资金对外投资;投资咨询(不含证券、期货);企业管理咨询;经济贸易咨询;投资管理及咨询等”,并没有“融资”等内容。
  这是否有非法集资嫌疑?另外一名工作人员解释,他们只是作为第三方担保人,也就是说,公司一位名为张睿(音译)的高层将2000万元资金以个人名义借给天岳,再将债权转让给前来投资的市民。记者随后看到投资市民与该公司签订的债权转让合同。张先生称,乙方应为张睿,丙方为该公司。没有任何文字提到天岳。
  记者又提出想看一下项目相关资料。张先生表示,鉴于目前济南企业对民间借贷比较避讳,他们要为企业保密,如果想要看关于企业的资料,必须先签订一份保密协议,保证不将资料内的任何内容泄露给他人,否则将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大企业一般不会对外透露有民间借贷”。

  企业回应 未向投资公司借钱,会派人调查

  随后,记者联系山东天岳先进材料有限公司。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对此事表示震惊,马上赶到本报,表示他们并未向前述投资公司借过钱,“我们会进一步调查取证,不排除采取法律手段维护权益”。
  据介绍,山东天岳是以研制、生产半导体晶体及衬底材料为主的高科技企业,目前在一些半导体领域已进入世界10强,个别产品进入世界前两位,是中国第三代碳化硅半导体产业的领军企业。(本报记者)

 

 三年前的河南:担保公司倒闭潮
一些企业转战山东、四川等地“再起炉灶”

  如今在济南,这样的投资担保公司正疯狂地向城市每一个角落蔓延。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企业多有河南背景,要么老总来自河南,要么项目在河南,而且其宣称“一对一”、“不摸钱”的模式也是当年在河南风靡的“郑州模式”。
三年前这一模式曾在郑州崩盘,数百家担保公司接连倒闭,大量河南投资者血本无归。
济南的这些投资担保公司开张不过两三个月,尚未出现跑路事件,但历史会否重演令人担忧。

  调查 济南担保公司多“河南军团”

  近日,记者走访济南多家投资担保公司了解到,有的企业老总来自河南,曾在河南从事投资担保工作。有的虽然总部在山东,但投资项目多在河南,而且公司运作模式相似,均对外宣称具有“一对一”、“不摸钱”和“透明操作”等特点,包括记者卧底和暗访的两家。
  “这就是所谓的‘郑州模式’,很多企业在河南干不下去了,才转战其他地方,来到四川、山东等地。”一位业内人士介绍,在人们的印象中,担保公司是服务于银行,帮需要资金的企业担保,从银行获得贷款,但在河南,这仅是担保公司的一小部分。更多的担保公司安排借款人和放款人直接对接,由担保公司作保,签署一份三方合作协议。放款人直接将钱按照协议约定借给借款人,如果协议约定还款时间到了,借款人没有能力偿还,将由担保公司按照协议无条件偿还,担保公司只从中收取担保费。
  “从理论上讲,郑州模式能够最大程度地保证放款人的利益,且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上述业内人士介绍,但这种模式在操作中已经被异化,很多不满足于此的担保公司迅速摸索出另一种模式,上游面向公众高息吸储,然后再以更高的利息将资金放贷给借款者,这为未来倒闭潮埋下隐患。

  连线 郑州街头至今仍有市民讨债

  “这种模式曾在河南很疯狂,尤其是郑州、洛阳等地,甚至被寄予厚望,一些企业还被政府部门授予多项荣誉。”河南当地一家媒体记者向记者回忆。
  据介绍,2008年以前,河南担保公司经营不温不火,到当年10月,为缓解全球金融危机给中小企业带来的融资困境,中央财政增拨10亿元,主要采取无偿资助方式,用于弥补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代偿损失,再加上房地产救市政策,给这些投资担保公司带来一线生机。2008年到2011年间,河南省担保公司膨胀的速度堪称全国之最,相关统计数字显示,2010年底,已从2007年的100多家飙升至1640家,约占全国的1/4。
  “当时最高利息到8分。”上述媒体人介绍,面对比银行存款利息高出数十倍的收益,投资者也进入疯狂状态,上至大学教授,下到省吃俭用多年的普通百姓,甚至连担保公司的员工也将数十万元积蓄投入其中。
  然而,疯狂带来悲剧。2011年前后,河南一家名为圣沃的担保公司出现资金链断裂。随后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诚泰、宝银等数百家担保公司相继出现资金链断裂,发生挤兑现象,河南担保业出现崩盘,担保公司跑路的、跳楼的、判死刑的数不胜数。上千名投资者血本无归,数亿元资金难以追回,“时至今日,郑州大街上仍然能看到打着横幅要钱的百姓”。

  追问 “骗局大网”如何织就

  这些担保公司到底是如何掏空百姓血汗钱的?
  洛阳市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曾解释,在宏观经济持续低迷的大背景下,实体经济无力承担高额融资成本。正常企业的盈利水平很少超过20%,而投资担保公司社会吸储成本按月息1分5计算,年利率至少18%,再以月息3分至5分向外借款,时间一长,企业根本无力还款。在放出资金无法收回的情况下,投资担保公司只能拆东墙补西墙,拿后来客户的资金偿还前期客户的利息,收不抵支时,资金链就会出现问题。
  还有一些公司从一开始就给投资者编织了一张充满诱惑的“骗局大网”。以河南欧陆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为例,据警方调查,该公司上游的四家借款企业不仅与欧陆存在“兄弟”关系,甚至一些企业本身就是空壳公司。还有一些投资担保公司干脆通过虚构项目、盗刻公司印章、签订假合同等方式,向社会公众吸收资金,待到一定数额,老板携款跑路。而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济南不少担保公司也有类似现象,一些企业自称的投资项目实际只是一片空地。
  另外,行业混乱也源于监管缺失。据了解,此前国家法律法规及政策对非融资性担保公司并没有明确限制,也没有明确的监管部门,经营者只需到工商部门登记注册即可。

  相关新闻 山东省、济南市金融办频繁发布风险提示 部分投资担保公司涉嫌非法集资

  眼下,省、市金融办已对投资担保公司数量激增、业务混乱的现象有所警觉,近日频繁发布风险提示。
  济南市金融办发布《关于防范和打击非法金融活动维护金融稳定的通告》,提醒广大市民增强自我保护和理性投资意识。通告列举了非法集资的四个特征,同时指出,非法集资“马甲”形式多样,非常具有迷惑性。
  山东省金融办相关人士还特别指出,目前省内大量非融资性担保公司不经营担保业务,从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非法经营等违法违规活动,风险事件和群体性事件时有发生,对经济社会发展造成严重影响。根据中国银监会等8部委《关于清理规范非融资性担保公司的通知》,他们将在全省开展针对非融资性担保公司的清理规范工作,对从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非法经营等违法违规活动或违规经营融资性担保业务的,依法查处和取缔。

  如何鉴别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或者借用合法经营的形式吸收资金;
  通过媒体、推介会、传单、手机短信等途径向社会公开宣传;
  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实物、股权等方式还本付息或者给付回报;
  向社会公众即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