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看点 >

截瘫小伙每天坐火车往返章丘与市区 仨月已帮50多人就业

摘要:每天从章丘坐火车来济南,划轮椅40分钟去上班,这是21岁小伙赵浩洋的上班路。

截瘫小伙每天坐火车往返章丘与市区 仨月已帮50多人就业

5日,省立医院站,赵浩洋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坐公交回单位。

赵浩洋攒了1个半月的火车票,共79张。 记者刘玉乐 摄

  每天从章丘坐火车来济南,划轮椅40分钟去上班,这是21岁小伙赵浩洋的上班路。6岁那年摔倒后,他再也没能站起来,轮椅成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几乎每天都在接受着帮助,进入“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工作后,他也在帮助别人。轮椅只是改变了他出行的方式,他对生活充满了热爱,“我想推动无障碍设施的建设发展,障健同行。”

  每月来回火车票就50多张

  5日早上5点半,天还没亮,赵浩洋已经起床,穿衣收拾准备乘火车到市区上班。大约6点15分,他父亲开车将其送到章丘火车站。三个多月来,天天如此。6点51分,K8262次列车从章丘驶出,开往济南站。“早上时间挺紧张的,还得取票,上火车有时候板子窄,也需要人帮我推一下。”赵浩洋说,每个月光来回火车票就有五十多张。

  7点半,赵浩洋用手划着轮椅从高铁VIP口出站,他划着轮椅一路经站前路、纬二路、经四路、共青团路……大约40分钟后,他到达位于泉城路的“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这是他每天上班的固定路线,一路上,他会根据道路情况,有时双手划,有时单手划。

  彼时,正值上班高峰期,只见他双手灵活地划起轮椅,扎进了非机动车道上。一路上,有时在路口值勤的协警看到赵浩洋,也会搭把手帮他推一下。在工作地大厦一层,有3个台阶,他将轮椅调整后,背对大门,寻求附近路人帮忙。

  划轮椅双手多处有老茧

  赵浩洋戴着一副灰色的手套,大拇指、食指和虎口处已经磨开了线。脱掉手套,双手虎口等处有磨出的老茧。“已经习惯了。”他说,6岁那年冬天,因为摔倒后淤血压迫脊髓神经导致截瘫,从那之后他就一直与轮椅为伴。

  或许是父母有意识引导的关系,赵浩洋并没觉得自己与别人有很大的不同,与人说话时总是面带微笑。

  他之所以选择来这里工作,还得从2016年蓬莱那次半程马拉松比赛说起。他回忆,当时在群里看到了马拉松比赛的通知,便想报名去试试,这也是他第一次独自出远门。“起初我们不放心,他不乐意我们送,说有同行的伙伴,还把行程也发给我们,他已经成年了,我们也不好像小时候那样拘着他。”赵浩洋的母亲张女士说。

  那次比赛中,赵浩洋用时1个半小时“跑”了21公里,还结识了一些做公益的朋友。去年11月,他进入“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工作,主要负责联络医院、为外地患者取药、探视患者及残疾人就业等相关工作。

  想推动无障碍设施的建设发展

  8点半左右,赵浩洋到了办公室,从包里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每天他都比办公室其他工作人员早到1个半小时。“早上最合适的就是那一班车。”他说,早到他可以整理一下办公室,提前审核一下病友们提交来的求职申请表。入职3个月,他已经为50多人提供了就业机会。

  此外,他还要到医院帮患者拿药、看望患者。5日中午,他从泉城路乘坐公交车往山东省立医院看望来济看病的“瓷娃娃”患儿。

  “我们没把他当成残障人士,很多任务都分派给他,特别是探视患者这块,其实主动走出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大家的接受度很高,也很热心。”济南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负责人张晓黎说,在推动无障碍设施的建设同时,他们也希望残障人士能主动走出来,融入社会中。

  在赵浩洋看来,轮椅只是改变了他的出行方式,他希望可以推动无障碍设施的建设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