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看点 >

登顶新晋济南第一高,能看到趵突泉吗?

摘要:站在新晋的第一高汉峪金谷主楼鸟瞰,“车如甲虫,人作蝼蚁”并不夸张。只能靠远处建筑的外形,辨别城市中日常熟悉的大厦和地标。在过去,站在高处鸟瞰泉城,绿地中心是绝佳的位置。能看到大明湖里水面如镜,趵突泉公园里游人摩肩接踵。

在一场夏日细雨中,“济南第一高”被刷新,339米,这同时也是山东第一高。站在第一高鸟瞰泉城,目之所及可以看到那些风景?
雨中封顶之日,并非登高望远的绝佳日子——视野会被云雾遮挡。本报记者有幸,在一周前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登顶。



上午10点,是这座在建的摩天大楼,电梯使用相对冷清的时段,在承建方中建八局本项目安全总监刘宗敬的带领下,我们乘坐电梯从一楼升到63层。用时为8分15秒。
没有经过几次走走停停,费时不短——这座楼实在太高了。刘宗敬说,早晚上下工最繁忙时,乘坐电梯时间往往需半个小时。
对这座高楼而言,因为太高,搭建建设通行电梯也是挑战。传统的楼外电梯,已不适用。施工方搭建了楼外和楼内电梯组合方式,将工人送上高楼。
抵达63层后,又进行了徒步攀爬,经4层临时楼梯后,抵达操作层,所处位置大约为320米。按照设计,这座楼建到69层,后进行封顶。这里,一派繁忙。



头顶烈日,钢筋工们正在进行钢筋骨架搭建。看到这样场景,拍摄了一张他们工作的场景,背景是济南的蔚蓝天空,加上远处一抹青山。在他们面前,“用汗水换取城市高度”这句话,并不诗意。正是这样的普通劳动者,用手“码放”着城市高度。
凭栏远眺,目光由近及远。首先入眼的是汉峪金谷的群楼楼顶,远远躲在脚底。几座楼顶上的停机坪的轮廓和图案,清晰可见。
再向外,目光沿着经十东路向两侧延伸。“车如甲虫,人作蝼蚁”并不夸张。只能靠远处建筑的外形,辨别城市中日常熟悉的大厦和地标。
经十路,看上去依旧宽阔。站在高处的看这条车水马龙的城市干道,把道路弯曲走势,尽收眼底。目之所及,道路两侧,高楼林立,并排入眼。不远处的华润中心,高度也在努力向上。



奥体中心的“东荷西柳”,在阳光下泛着银白色光,给这座高楼林立城市中惯常的方形几何,以曲线调和。
城市南部,青山绵延,绿为屏障。曾经,一座城市最高的海拔是山。随着不断被超越,青山成了城市高度的坚强拱卫和美丽衬托。
再往远处,一处熟悉的外形——济南绿地中心——在脚下这座高楼之前,曾是“济南第一高”。300米的高楼,一度是城市第一高的代名词。
白天衬托着济南的湖光山色,夜晚霓虹闪烁,借助无数条充满创意的语句,代替这座城市和城市中的个体进行“表白”。
在过去,站在高处鸟瞰泉城,绿地中心是绝佳的位置。能看到大明湖里水面如镜,趵突泉公园里游人摩肩接踵。



而今天,城市又增加一处观景台。站在汉峪金谷主楼,以新的第一高度,换来新的角度鸟瞰城市。尽管看不到老城时光悠悠,泉水垂杨,却能看到城市长高长大的力量。
对高度的超越的背后,是一座城市的成长活力。
再往远去看,因为太远,济南的一座座楼宇已化成道到不大不小的阴影。而一道黑影相对高大。凭借轮廓,可辨别出这是济南西站片区的山东高速广场的塔楼。这座建筑群,最高一座达200米。



将目光收回转向北方。齐鲁软件园, 18年前建成的这座建筑,曾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体环形建筑。从高空看,若一枚钻戒。
目光再向北,华山孤峰一柱。如今,这座197米高的城北之山,周边有了更多建筑的衬托。华山片区,一座新城也在崛起。
“看,那不就是黄河大桥的斜拉钢索么?!”采访对象,这座即将新晋的第一高的塔吊司机杜延庆喊出一句。顺着他指的方向,可勉强辨别出济南黄河大桥桥塔和斜拉索的轮廓。
杜延庆从2017年1月8日动臂式塔吊如井开始,随着这处高楼不断攀升。他工作的地方,要比楼顶高出至少15米。他的日常,能看到别人不一样的风景。这是他第一次分辨出黄河大桥的模样。
跨过黄河,一片平坦的沃野,正是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的地方。



刘宗敬介绍,建成后这座高楼,将会安装24部高速电梯,可以快速直达高楼上的每一层。未来,这座大楼上的上千个窗户,都为鸟瞰泉城提供最佳视野。
城市在长高,区域在扩大。站在这座新晋的第一高上,大城趋势清晰可见,且日新月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