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看点 >

最后的“消防兵”(三)他们是邻家男孩,不是无所不能

摘要:  半年前,刚入伍的姜悦被分到槐荫消防大队八里桥中队成为一名战斗员。00后的他喜欢晚上趴在二楼窗户,透过玻璃看一会儿外面色彩缤纷的世界。战斗之外,他们也是一群邻家男孩。刷抖音、敷面膜、打篮球,憧憬爱

 


 
  半年前,刚入伍的姜悦被分到槐荫消防大队八里桥中队成为一名战斗员。00后的他喜欢晚上趴在二楼窗户,透过玻璃看一会儿外面色彩缤纷的世界。“战斗”之外,他们也是一群邻家男孩。刷抖音、敷面膜、打篮球,憧憬爱情,他们也是一群“调皮”的孩子。在李全政看来,他们也是血肉之躯,并非“超人”般无所不能。只是,穿上军装就要承载起这份沉甸甸的责任。
 
团聚的10分钟
 
  7月26日9:40,八里桥消防中队训练场,二班战斗员姜悦正在训练。“姜悦,你爸妈来了。”一值班岗哨战友喊。他猛然回头看到父母站在大门外,一下子愣住了。
 
  18岁的他自去年参军入伍后,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父母。姜悦的父亲说,几天前,他从临沂老家前往德州谈生意,妻子知道会路过济南,嚷着一块跟着顺路看看儿子,“我们家就他一个孩子,从小衣食无忧。他中专毕业后也想见见大世面,就报名参军,这也替我圆了军人梦。”
 
 
  不想耽误部队训练,一家三口在部队大门口团聚了10分钟。其间,妈妈一直紧紧拉着姜悦的手,始终没有松开。“在别人眼里他是消防战士,在我们眼里他就是个普通的孩子。在家通过电视看到济南消防救援,我们就会紧张。”姜悦的父亲说。
 
  “很多人的印象里他是出入火场的战斗员,大家很容易忽略的是,其实他们也是普通人,他们也是父母的孩子,是妻子的丈夫,是孩子的父亲。”李全政说。
 
 
“调皮”的大男孩
 
  救援和训练之余,这群大男孩们就暴露出了“调皮”的本性,周末组队打游戏、“饿了”会去偷偷吃零食。
 
  采访中,一战士说,有同学曾经劝他别再当兵,部队枯燥无味,还与社会脱节。“其实,大家在一起也很好玩,有时候瞒着班长偷偷将手机拿出来,玩两把游戏,再偷偷放回去也挺刺激。”
 
  每逢周末,是战士能获得手机的时候。刷抖音、“吃鸡”、打“王者荣耀”……这不仅仅是部队外的90后和00后专属。“队里几乎每个人都是抖音粉丝。有时候,大家还一起‘瞒着’班长偷偷组队打游戏。”
 
 
  晚上,记者和战士们住在一起。7月27日,21:30,熄灯。没过多久,杨钊肚子饿了,偷偷拉拢一旁的杨波,两人商量是去找炊事班长要钥匙到厨房找点吃的还是吃泡面或者零食。“因为晚上都会训练,到临睡觉了就会感觉饿得慌。”刚入伍还不到一年的卢茂宇也对此深有感触,“那时候我们5个新兵刚来,一到晚上就会饿,大家偷偷吃点零食或者找炊事班长要钥匙偷偷摸去食堂,找到个馒头吃都很香。后来,队长发现后,会在训练完让炊事班给大家加餐,但大家又觉得没有自己偷偷去厨房吃得香。”说完他俩哈哈大笑……
 
  这群十八九岁的大男孩,也正是一个爱美的年纪。结束一天繁忙的训练救援后,杨波、颜丙飞还会掏出面膜敷在脸上。问及面膜从哪里买时,其称“都是网购的,因为去实体店买会不好意思”。
 
  每个周五下午,战士们都会集体参与包包子和饺子,有人还会往皮里偷偷塞一些白糖甚至几瓣大蒜,“这样吃起来才有意思。”
 
 
并非无所不能
 
  7月29日上午,山东省立医院西院附近一栋30余米高的附属楼顶出现一个较大的马蜂窝,有市民拨打消防电话希望将其摘除。薄展带队前往现场发现,马蜂窝位于楼顶屋檐下方,附近虽然有一个平台,但其材质为石膏板,不能承受一名消防战士的体重,楼内也没有能通向楼顶的通道,“我们曾考虑过用消防云梯车进去,可因为附近通道较窄,加之巷道树繁茂,消防车也进不去。如果用水枪打下来,蜂群还有可能伤及居民。”薄展说,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例子,有些警情超出了消防兵的能力范畴。
 
 
  “战士们也都是90后和00后的孩子,虽然经过专业训练,具备灭火救援等能力,但他们也不是超人,不能解决一切难题。”李全政说。每一次出警都是提心吊胆,每一次救援都是弟兄们用血肉之躯拼出来的。与其他人不一样的是,他们穿上了军装,就要承载起责任和担当。